諸位法師、諸位嘉賓、諸位同修:大家好!

學院舉行「先師長善護追思紀念法會」,今年正好又是我講經教學六十年,所以一紀念。諸位可能都知道,我從三十三歲出家就開始講經教學。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六十年過去了!用中國傳統的天干地支紀年,六十年稱為一甲子,從甲子到癸亥,整整一個循環。這就讓我們想一個問題周而復始、無窮無盡的生命循環中,如何讓全人類過上最幸福、最美滿的生活?答案是普世教育。《禮記·學記》中說:「建國君民,教學為先」。中國古聖先賢懂得,對於治理國家,最重要的就是教育,一定要把教育辦好。教育的內容是什麼?倫理、道德、因果、聖賢智慧,這四種內容的普世教育從小就開始教。只要把教育辦好,決定是社會安定,天下太平,人民安樂。《三字經》上說「苟不教,性乃遷」,你要不把教育辦好,慢慢,習性代替了本性,人就墮落了。今天整個世界出了問題,這個問題的根在什麼地方?根就是疏忽了普世教育。學校多,但是那只教人做事,沒有教他做人;他會做事,不會做人,不懂得人與人的關係。所以家衰了,社會亂了,問題出在這裡。

佛法自始至終都是教育,是至善圓滿的普世教育。人是教得好的,一切眾生都是教得好的;只要把教育辦好了,什麼問題都能解決。不只佛法如此,一切宗教都是教導愛,教導倫理、道德、因果與聖賢智慧的普世教育。弘揚普世教育,必須從根本下手根本是什麼?就是孝敬孝是普世教育的根,敬是普世教育的本。孝親尊師是一切德行的大根大本,也是人類過上最幸福、最美滿生活的入門竅訣這是我六十年講經教學的心得總結。

以我本身為例,我從小生長在淳樸的農村,雖然所受的教育不高,但是父母、師長,乃至不認識的大人,都給我們做出孝親尊師的好榜樣,我們在耳濡目染當中向他們學習。那是一個動亂的年代,災難頻繁,日子不好過。抗戰期間,我曾經因為家貧而失學,那時候,我常常坐在小河邊樹底下,思人生的意義,問自己,我活在這個世間為的是什麼?在我二十六歲那一年,有幸認識了方東美先生。我對方老師沒有一分錢的學費,他卻願意單獨為我講課,為什麼?我想,那是因為我還有一點孝親尊師的底子;真肯學的,老師就真教你。方老師為我講哲學概論,講到佛經哲學告訴我:釋迦摩尼是最偉大的哲學家,佛哲學是全世界哲學的最高峰,學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這是我聞所未聞的,也轉變了我對佛教的態度。我是這樣入佛門的。

後來我認識了章嘉大師,跟他學佛三年,奠定了學佛的基礎。大師願意指導我,也是因為看到我能夠孝親尊師的緣故。依止章嘉大師期間,我正式接受了三皈依,並且開始吃長素。得益於大師,我的人生才有一個目標方向,目標是大乘佛法,方向是學習經典。大師讓我堅定了對佛法的信心,認為這是一門值得一生去修學的學問所以我就把工作辭掉,專門學佛。

章嘉大師圓寂之後,通過懺雲法師和朱鏡宙老居士的介紹,我到台中親近李炳南老居士,那年我三十一歲,李老師七十歲。見面的第一天,李老師就跟我約法三章:第一條、你過去所學的,我一概不承認,統統作廢,從今天起,一切從頭學起;第二條、從今天起,只能聽我一個人講經,任何人講經不准聽第三條、從今天起,你所看的文字,沒有得到我的許可不准看,連佛經一樣。這三條你能夠接受,就留此地學習;不能接受,就另請高明。我想了二三分鐘,接受了。老師的這些話,乍聽起來好像很跋扈,但是我知道,李老師是一位真善知識,所以答應了他。最後他告訴我,有期限的,多久?五年。他老人家說,我的能力只能教你五年,五年之後我介紹一老師給你,你好好跟他學。那是誰?印光大師。印光大師是他的老師,往生了,但是印光大師的《文鈔》在。

遵守老師的規矩,是尊師重道的真實體現。好在哪裡?好在除了老師的指導之外,其他什麼都不能看、不能聽,大概三個月,心清淨了,煩惱少了,智慧就增長,到半年的時候效果就非常顯著,才曉得這個方法好!到第三年,我跟老師講,我很得受用,跟老師的約定,我再遵守五年,所以我是十年遵守老師立下的三條規矩。這個方法從哪裡來的?後來我在新加坡遇到演培法師,聽說他小出家,師父是諦閑老和尚,也是用這個方法教他的我才恍然大悟,這三條不是李老師的專利方法,而是中國老祖宗祖祖相傳的老辦法。現在沒人提了,也沒人看見過,我好在遇到了。看到這個學生可以造就,就用這個戒律來限制,能夠尊師重道的人就能做得到。於是我才明白,這就是師承能傳法的條件,第一個就是尊師重道,這是基本的條件;第二個是清白,你的心清白,沒有被污染;第三個是肯學、好學。具備這三個條件,老師會特別照顧你,他一生的行誼就是給你做榜樣、做模範。

修學最要緊的是師承,你是跟哪個老師學的。李老師講,傳人的資質沒有別的,就是完全聽話,百分之百的聽話。到哪裡去找?真的找不到!所以師徒之緣是可遇不可求。老師教你什麼?老師就是以種種方便成就你的根本智,把你心裡面的妄想分別執著、憂慮牽掛洗刷得乾乾淨淨,你的清淨心現前戒定慧現前,根本智就得到了,這是老師幫助你最大的成就。

我在台中住了一年三個月,出家因緣成熟了,去台北,在圓山臨濟寺剃度。要離開台中,我知道老師心裡很難過他送我到火車站,我看他流眼淚。我非常感動,所以下定決心,出家之後我再回來,一定住滿十年。古時候,真的師徒如父子,老師真負責任。

我出家的第二天就開始講經教學,在十普寺的三藏學院教書。我在李老師那裡學的十三部經,在三藏學院一個學期只能教一部他三年畢業,我才了六部,還有七部還沒用上,所以,我以後對佛學院就沒有興趣。老師開的班很厲害,他是一門一門教,大概兩個月就你學到一部經,你就會講。課程是單一的,絕不同時教兩樣東西,不像佛學院,佛學院課程是交叉的,每天有好幾個法師來上課。

出家以後生活非常辛苦,沒有人供養。老和尚勸我們學經懺,學講經沒收入,你怎麼活下去?把這些學講經的人都嚇跑了。我是沒有被嚇走,這是章嘉大師他老人家告訴我的真正發心講經,學釋迦牟尼佛,續佛慧命,弘法利生,自然有佛菩薩保佑你,你這一生當中佛菩薩替你安排,什麼都不操心,順境、逆境統統是佛菩薩安排的。這太好了!我相信,縱然餓死,我也相信,我不懷疑。我受戒之後去拜李老師,老師教我要真信佛,我相信佛相信老師。確實,看到好像是走投無路,韓館長的因緣出現了,她護持我三十年,如果沒有這三十年天天上講台,我不可能有任何成就。所以我感恩老師感恩護法,在攝影棚裡面供他們的像每次講經前後都向他們行禮

周宣德老居士在台灣大學成立一個佛學社團,叫晨曦社,他把這個資訊告訴李老師,李老師聽到非常歡喜。但是我對老師說,我說這未必是好事。老師聽了問我,為什麼不是好事?我說萬一教的人教錯了方向,誰能夠把他們扭轉過來?老師聽了我的話,也覺得有道理。我就給老師出主意,就在慈光圖書館(這是他老人家辦的)辦大專佛學講座。這就是機緣來的時候要把握住,就是這個偶然的機緣,才成就了我下半生弘法的去處。我前後參加了十一屆慈光大專佛學講座。

我離開台中之後到台北,道安法師在佛教會發起大專佛學講座,請我去做總主講,我在那裡教了四年。台中慈光講座和台北大專佛學講座的學生,加起來大概有幾千人之多,這些同學畢業之後到外留學,在外工作,他們會找我去講經,所以我可以雲遊世界,緣是這麼結的。李老師看到我這個法緣好,把佛法帶到國外去,也很歡喜次出國、回國,我第一就要見老師,一定向老師報告。

李老師過世之後,後來我離開台灣,在新加坡做了一樁好事情:團結宗教,把新加坡九大宗教團結成一家人,一直到現在我到新加坡,他們統統都聚會,聚餐邀請我。也因為這個緣分,後來移民到澳洲,到澳洲之後,幫助澳洲團結宗教、團結族群,這是當時澳洲政府對我的期望。於是,我跟昆士蘭大學和格里菲斯大學的校長、教授們常在一起,討論如何化解衝突,促進世界安定和。這兩所大學給我頒發榮譽博士、榮譽教授,讓我代表澳洲大學參加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國際和平會議。大家普遍關心,如何化解社會的矛盾衝突,找不到解決的法。實際上只有一個問題,什麼問題?人心壞了,這是個大問題,得靠普世教育。西方能夠恢復宗教教育,西方太平了;東方恢復聖賢教育,東方太平了;東西方都太平,世界就能得到永續的發展,人們自然幸福美滿。

今天地球上出現最大的危機,就是文化能不能繼續傳下去,如果不能傳下去,這個世界就會毀滅。為什麼?人不知道善惡,把惡當作善,把善當作惡,顛倒了,這個世不會存在很久。救文化重要,我勸我們的同學要發心救文化,從自己做起怎麼做?一生發願當小學教員,我為孩子們根,這是非常非常偉大的事業。教孩子倫理道德,教孩子漢字、文言文,讓文化一代一代薪火相傳,文化復興真正的希望是在下一代。我相信中國文化復興,能夠促成全世界的千年盛世。我們來做這樁事情,非常有意義,非常有價值!我們要真正記住,「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這是真正報師恩。信願念佛,求生淨土,完成這一生的使命,我們到極樂世界再相聚。

祝福與會的大眾吉祥安康,道業精進,法喜充滿光壽無量!祝福各宗教、各族群、各文化之間皆能平等對待,和睦相處!祝福澳洲和世界各國國運昌隆,國泰民安祝福世界安定和諧,盛世大同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