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最有價值的兩句話是什麼?

佛法教學,它的方法、它的規矩、它的要求跟世法不一樣。佛法用的這些方法,現在人多半不能接受,佛法從戒定慧,戒就是規矩,你依照它的規矩你會得定,定到一定的程度會開悟,他用這個方法。這個方法,佛說了,也不是他一個人,不是他發明的,他說自古以來佛佛道同,今佛與古佛沒有差別,這佛佛道同。所以你能夠信得過。我讀《論語》最欣賞的一句話,就是孔子說的「信而好古,述而不作」,我覺得那一部《論語》最有價值的就兩句話。說明什麼?聖賢人、佛菩薩沒有創造,沒有發明。孔子,這是我們中國稱他為大聖人,連外國也尊敬,他一生所學的、所修的、所教的、所傳的,從哪裡來的?古聖先賢的。他能信得過,為什麼?古聖先賢都明心見性,明心見性是他的智慧、學問、德能統是自性裡頭本來有的,不是外面的,外面學不到。外面都是假的,叫心外求法,那叫外道。佛門講外道是這個意思,你怎麼會從外面求?外頭哪有?要從裡面求,裡面是你的自性,見性就得到,不見性沒得到。我們在沒有見性之前,怎麼辦?跟佛學、跟聖人學,聖人他們見性了,他們明瞭了,那就對了。他會引導我們見性,我們見性了所見到跟他完全相同,你所得到的不會比他多一點,也不會比他少一點,叫佛佛道同。信而好古這四個字可不容易,你不能把這個道理參透,你怎麼會相信?你相信他就相信自己,我走這條路正確。唯有信而好古,你對於古聖先賢東西你才看得懂,你才聽得津津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