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校長先生、各位老師、各位同學、各位嘉賓:大家好!

  今天我感到非常榮幸,能夠有這個機會為大家介紹東方傳統文化與多元宗教團結對於促進世界和平的重大意義!

  今天我們看到世界亂了:人心頹廢、道德淪喪、社會動亂、災難四起,甚至世界走到了瀕臨毀滅的邊緣!這一切亂象的根本原因在哪裡?根本原因在於教育出了問題。近百年來,全世界崇尚物質文明,逐漸疏忽了精神文明,於是東方世界疏忽了聖賢教育,西方世界疏忽了宗教教育。這兩種教育涵蓋四種普世教育,也就是倫理教育、道德教育、因果教育和宗教教育。疏忽了這四種普世教育,人民的人生觀與價值觀就出現偏差,偏離了仁義禮智等做人應有的德行,一味追求財色名利與物質享受。為了滿足自私自利,甚至不惜損人利己;為了發展經濟,甚至不惜犧牲大自然。其結果就造成種種亂象紛至沓來,而且愈演愈烈,直至失控。

  要解決今天世界所面臨的問題,挽救世界毀滅的厄運,端賴振興倫理教育、道德教育、因果教育和宗教教育。所用的方法歸結起來,就是弘揚東方傳統文化與促進多元宗教團結。從哪裡開始做起呢?就從貴校「威爾士三一聖大衛大學」開始做起。講到這裡,相信大家已經明白,為什麼我今天要跟大家說這番話的原因了。

  東方傳統文化與世界和平

  全世界各民族的傳統文化都是先民遺留下來的智慧經驗結晶,都有很好的參考價值,都值得我們珍惜與尊重。可惜許多優秀的傳統文化堙滅在歷史長河之中,未能保留到今天。現在我要報告的,是我所熟知的東方傳統文化,以中國傳統文化為主體,因為它涵蓋了中國的本土和印度的佛教文化,形成了以「儒、釋、道」三家為主流的傳統文化。上個世紀七十年代,貴國著名的歷史哲學家湯恩比博士說:「要解決二十一世紀的社會問題,端賴中國的孔孟學說與大乘佛法。」許多年前,當我第一次讀到他這段話的時候,我感到非常驚喜!因為他把我心裡的話講出來了,而且講得如此堅決與肯定,他的理念和我數十年來的信念是一致的,所以他的話更堅定了我的信心。

  記得二OO六年,我應邀參加法國巴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舉辦的衛塞節慶典論壇,在那裡為駐教科文組織的各國大使代表介紹我們實踐中國傳統文化與落實宗教團結的成果。會後我就訪問牛津大學、劍橋大學和倫敦大學,那是我第一次到貴國來訪問。當時我和這些大學漢學系的教授與研究生舉行一次交流,他們皆是專門研究漢學的學者,研究中國的儒釋道,他們能讀中國的文言文,講的一口北京話比我還標準,跟他們交流不需要翻譯,令我很佩服。

  交流當中,我就舉出湯恩比博士的這段話,然後問他們:湯恩比的話你們相信嗎?他們不敢回答,對著我笑,笑了半天。我反過來問他們:那湯恩比是不是講錯了?他們也不答應,只是對著我笑,逼著我不能不說話。我說你們很聰明,既不贊成,也不反對。你們為什麼不敢反對?因為湯恩比的名氣太大了,所以不敢反對。你們為什麼不敢承認?因為你們有懷疑:既然中國文化這麼好,為什麼中國人自己不要了,要學西洋的?這就值得懷疑。是不是這樣的?大家點頭了。我說,這個問題,如果你們深入研究中國近代這一、二百年的歷史,就會得到答案。為什麼湯恩比那麼樣的肯定?因為他對中國歷史文化了解得太深入了,所以他一點懷疑都沒有。和湯恩比博士一樣對中國有深入了解的歐洲人還有好幾位,他們真正識寶,例如李約瑟、羅素,他們都是貴國的名人。

  我跟他們說,如果你們以同樣的問題來問我,我會回答你們:湯恩比的話說得一點都不錯,只是你們解讀錯了。我問他們:你們研究中國的儒釋道,為什麼你們還會懷疑?我接著說,說到孔孟學說,你們是不是馬上就想到四書五經、十三經?他們點頭。說到大乘佛法,是不是馬上想到《華嚴》、《法華》、《般若》,這些大經大論?這些能不能解決今天的社會問題?不能。為什麼不能?因為這些東西太高深了,幾個人能懂?我說這些是孔孟學說、大乘佛法的花果。你們看到的是花果,把它當作藝術品來欣賞,對你們實際生活不起作用。我說,花果從哪裡來的?枝上長的。枝從哪來的?幹上生的。幹從哪裡來的?本上生的。本從哪裡來的?根上生的。孔孟學說的根是什麼?大乘佛法的根是什麼?這一問,他們都茫然了,不知道如何回答。沒有根本,哪來的花果?最後我說,我具體告訴你們,《弟子規》是孔孟學說的根,《十善業道》是大乘佛法的根,還有《太上感應篇》是道家的根。如果你從這三個根上下手,那是儒釋道的普世教育,也就是說所有的人民都應該學習的,這裡包括倫理教育、道德教育、因果教育和聖賢教育。這是非常管用,真正能幫助這個世界化解衝突,促進安定和平。所以湯恩比的話沒有說錯,只是你們解讀錯了。

  最近十幾年來,我有幸代表澳洲昆士蘭大學、格里菲斯大學,參加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主導的世界和平會議。參加開會的人都是各個大學裡面的專家學者,以及各行業裡面的領導人。每年開會,耗費的人力、財力、物力不計其數,可是效果呢?國際的衝突年年上升,災難一次比一次嚴重,讓這些與會大眾對於和平漸漸失掉信心。我前後參加了十幾次和平會議,在好幾次的主題講演當中,把中國傳統文化如何能化解衝突、促進世界和平向大家做了詳細報告。這確實是大家以前沒聽說過的、聞所未聞的,大家聽了之後很歡喜。可是會後我們在一起吃飯、聊天,就有人問我,不止一個人,說我說得很好,可是這只是理論,實際上做不到!我聽到這個話就像挨了一頓大棒,非常吃驚!這是什麼?這真的叫「信心危機」,這才是危機的所在,對於古聖先賢不相信,這個問題嚴重了!

  如何才能讓他們相信?只有做出榜樣來給大家看。所以我就想找一個地方來做一個實驗點,做成功了,讓他們來看,這才能使他們建立信心。於是在二OO五年的年底,在中國安徽省廬江縣湯池鎮開辦了一個文化教育中心,推動儒釋道三個根的教育。我要求中心三十七位老師必須自己先做到,真正落實三個根,然後才能教導別人。真是沒有想到成功得那麼快!我們原先以為,總得二、三年才能做出成績,沒有想到三、四個月就成績卓著。小鎮四萬八千居民善良的本性被喚醒了,小鎮的風氣大幅改善,髒亂的環境變得整潔了,緊張的家庭關係和鄰里關係變得和諧了,犯罪率和離婚率都大幅度的降低了,確實做出了「和諧社會,禮義家邦」的典範。這個實驗證明了兩件事:第一個,證明「人性本善」;第二個,證明「人是很好教的」,三個月就回頭,真的是祖宗保佑,我們要感恩戴德!

  這個實驗做成功了,我就想,怎樣去介紹給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朋友們?我跟教科文交往次數很多,對它也很了解,知道這件事情不容易,因為必須是會員國才能在那個地方辦活動。我相信這也是佛菩薩安排,教科文組織從來沒有搞過宗教活動,這一次例外。就是二OO六年十月,他們將舉辦一個論壇,來紀念釋迦牟尼佛二千五百五十週年誕辰,論壇的主題是「佛教徒對人類的貢獻」。他們找到泰國主辦,泰國大使推薦我參加主辦單位,這就是機會來了。

  我們在那一次論壇當中做了八個小時的報告,做了三天的展覽,把湯池小鎮傳統文化教育成果報告出來、展示出來了,這個活動非常成功。駐教科文組織的一百九十二個國家的代表、使節都想到湯池去參觀考察,我們把前去參觀的組別都分好了。只可惜最後由於一些因素,使得他們無法以現任大使的身分成行。但是,這些大使當中,我知道的,就有二、三十個人,以私人身分到中國觀光旅遊,在湯池住了幾天,考察當地的實際情況,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這個信息傳到國外去了,真做成功了,不是假的。這是一個證明,證明中國傳統文化所講的不只是理想,而是可以在現前的社會落實的。

  最近四年來,我有一個學生在中國廣東潮州舉辦「道德講堂」,每期七天,每個月辦兩期。做法是提供一個安定的環境,讓修學的人在七天當中放下一切雜務,把心靜下來,專心接受傳統文化的倫理教育、道德教育、因果教育和聖賢教育。特別是其中的因果教育,讓人深刻體會到因果法則的必然性,行善必定有善報,作惡一定有惡報。所以人就會產生警惕心,為了將來得到長遠的幸福與快樂,現在就不敢再作惡,而是積極的去行善。

  通過這樣七天的課程,人的良知良能被喚醒了,發現自己過去想錯了、說錯了、做錯了,知道要改過自新,清理內心的陰暗腐敗,過著心安理得、光明磊落的生活:孝心被喚醒了,忤逆的子女變成孝順的子女;廉恥心被喚醒了,貪污腐敗的官員變得廉潔而有操守;責任心被喚醒了,準備離婚的夫妻不再離婚了,各自改正自己的過錯,承擔自己的責任,使家庭變得和諧美滿;仁慈心被喚醒了,本來是殘酷無情的人,變得充滿了愛心;道德心被喚醒了,本來賺取不義之財的人,放棄對青少年身心有害謀利的行業,轉而從事有益於社會善良風氣的行業;禮讓心被喚醒了,本來驕傲自大的人變得謙恭有禮;理智心被喚醒了,本來沉迷於網上與電動玩具的青少年,戒除惡習,認真學習了;誠信心被喚醒了,本來不守誠信的人,變得恪守誠實信用的原則……諸如此類的正向轉變不勝枚舉,成功的案例達到兩萬人之多!充分顯示傳統文化教育正能量的強大作用,真是所謂「邪不勝正」。也證明了「人性本善」、人是教得好的,只要以傳統文化聖賢教育好好的去教導,人人都能成為聖賢君子。七天就能把人教好。這比我們在湯池所做的實驗更加效果顯著,帶給我們很大的信心!

  我們還有一個將中國傳統文化教育落實在企業經營的成功案例,那就是中國江蘇省蘇州市的固鍀電子有限公司。它運用傳統文化教育,將企業辦成「幸福企業」,提出「幸福企業八大模塊」,包括:人文關懷、人文教育、綠色環保、健康促進、慈善公益、志工拓展、人文記錄和敦倫盡分。凡是參觀過固鍀的中外人士,無不備受感動,讚不絕口。最重要的,是固鍀的經營模式是可以複製的,現在中國有幾家企業正在複製這個成功的模式。

  二O一三年,我應邀參加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衛塞節論壇,會後我訪問「法蘭西學院漢學研究院」,和那裡的教授們座談,固鍀公司的吳念博董事長陪同在場。當吳董事長提到他將中國傳統文化運用在企業時,漢學研究院的這些教授都感到非常驚訝,沒想到古老的傳統文化竟然能夠運用在當今這個時代!也是今天我們提倡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個有力的例證。

  中國傳統文化是屬於全世界、全人類的文化,並不屬於中國獨有。中國文化的教育非常好,儒釋道三家都肯定人人都具有純淨純善的本性,可以成聖成賢、成佛成菩薩。只是受到環境污染,養成不良的習氣、習性,迷失了善良的本性,所以才會造作種種惡業。聖賢教育的作用,就是要喚醒人人本有的真誠愛心,讓人從不良的習性回頭,回歸善良的本性,一切問題就解決了。

  但是到了近代,中國傳統文化遭遇非常嚴重的打擊。第一次打擊是五四運動,那些被派到外國的留學生回國之後,否定傳統文化,提倡全盤西化。然後是文化大革命,徹底推翻中國傳統文化。今天我們要把傳統文化再復興起來,談何容易!沒有好的榜樣、典型,人們就不能有信心。所以今天頭等的大事是什麼?是傳統文化教育。這裡頭最重要的是德行,包括五倫(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五常(仁、義、禮、智、信)、四維(禮、義、廉、恥)、八德(孝、悌、忠、信、仁、愛、和、平)。這些德行可以救今天的社會,救國家、救世界,連湯恩比博士都承認。

  第二樁大事,漢字文言文非常重要,如果漢字文言文不能復興,中國傳統文化就不能復興。漢字文言文是中國老祖宗了不起的發明:老祖宗的聰明,把「語言」跟「文言」分為兩條路,語言會隨著時代而改變,文言則永遠不變。文言文是古今通用的文體,使得今人也能讀懂古人的文字記載。加上漢字是表意的文字,不會隨著語言的變化而改變。所以漢字文言文這種工具能夠超越時空,千萬年前人的智慧經驗,用這種載具傳遞給後世,不變樣子,我們現在能夠讀得懂,傳到未來千萬年,後代的人還是能讀懂這些智慧的典籍。這麼好的文化載體到哪裡去找!全世界可說只有此一家。

  中國古聖先賢千萬年來修身、齊家、治國、平和天下的智慧、理念、方法、經驗和效果都完整的以漢字文言文記載在《四庫全書》裡面,而《四庫薈要》是《四庫全書》精華總集,分量是《四庫全書》的三分之一。這兩部是人類老祖宗留下來的文化瑰寶,是全世界人共享的無價寶藏。你只要學會漢字文言文,就拿到了打開這兩部智慧寶藏的鑰匙,就能得到無窮無盡的受用。祖宗想得太周到了,不但把《四庫全書》和《四庫薈要》傳下來,還給我們配了另外兩副鑰匙:《群書治要》是治國的鑰匙,《國學治要》是做學問的鑰匙。《群書治要》能夠應現今世界的急需,解決個人、家庭、社會、國家乃至全世界的各種問題;《國學治要》匯集了經、史、子、集這四庫的精粹,是《四庫全書》的入門要徑。

  近代,中國傳統文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劫難,當時《四庫全書》只剩下三套半,《四庫薈要》只剩下一套,《群書治要》和《國學治要》都沒有下落。我感到很著急,怕這些文化寶藏失傳了,那真是人類無與倫比的嚴重損失!所幸後來《四庫全書》和《四庫薈要》開始在台灣印刷出版,《群書治要》和《國學治要》也都找到了,真是太好了!為了確保這些傳統文化寶藏不會失傳,我先後買了一百一十二套《四庫全書》,書局給我特別優惠的價格,每一套美金五萬塊錢,一百套就是五百萬美元。《四庫薈要》我總共買了三百二十套,《群書治要》和《國學治要》各印了一萬套。目的在哪裡?我將它們分送給全世界著名的大學圖書館、國家圖書館去收藏。我聽說這個世界會有災難,擔心這些寶藏因災難而喪失。現在將它們分藏在全世界各個地方,即使世界有災難,也不可能這麼多地方統統都遭受,總有一些地方的收藏會保存下來,所以我覺得很值得這麼做。

  現在這些智慧寶藏保存下來,不會失傳了,但是如果沒有人讀得懂、沒有人能夠講解,擺在那裡也只是廢紙一堆而已,起不了任何作用。接著,我就想到要辦漢學院,培養能夠讀通、講解、翻譯這些傳統文化智慧寶典的人才。這就是我們與貴校進行合作的主要目的之一。

  多元宗教團結與世界和平

  二OO五年,我第一次跟馬來西亞前首相馬哈迪長老見面時,他第一句話就問我,他說法師,聽說你走過很多地方,也認識不少國家領導人,你看這個世界還會有和平嗎?他問的時候面孔很嚴肅、很沉重。他做了二十二年首相,任期這麼長很少有。問我這麼一個問題,對於這個世界還能不能有和平都產生懷疑了。有這個疑慮的人不只他一個,我見過很多。當時我告訴他說:和平可以實現,衝突能夠化解,只要你把四樁事情做好,問題就解決了。他問我哪四樁?我說第一個,全世界國家跟國家平等對待、和睦相處,第二個政黨與政黨,第三個族群與族群,第四個宗教跟宗教,這四個都能做到平等對待、和睦相處,天下就太平了。

  他聽了之後皺著眉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我們大概停了五、六分鐘,我接著告訴他說:這件事情是難,非常艱難,非常棘手,但是如果從宗教下手,就可以做到。畢竟在這個世界上,信仰宗教的人比不信仰宗教的人多。如果宗教能團結起來,平等對待、和睦相處,它會影響族群,會影響政治,會把安定和平恢復過來。我這個話,馬哈迪長老聽了很高興,第二天他邀請我參加他在吉隆坡舉辦的「波達那全球和平論壇」,並且邀請我發表談話。

  為什麼我對宗教團結這麼有信心?因為我在這之前,從一九九八年到二OO一年,在新加坡住了三年半,把新加坡的九大宗教團結成兄弟姐妹一家人,對新加坡的社會安定起了很大的作用。新加坡政府非常歡喜,當時王鼎昌總統夫婦對這個事情很讚歎。王鼎昌去世之後,接任的納丹總統也很喜歡、很讚歎。新加坡有個「宗教聯誼會」,是全世界第一個以促進宗教團結為宗旨的組織。那時宗教聯誼會已經成立五十年了,五十年來只是每年各宗教領袖在一起吃一餐飯,沒有真正把宗教團結起來,所以宗教團結只是有名無實。我們到了新加坡之後,才真正把宗教團結落實了。

  當時新加坡有一位高級部長曾士生先生,他就問我,你用什麼方法把九個不同的宗教團結起來?我說我沒有方法,我用的是佛陀教給我的方法。他耳朵就豎起來,佛陀教你的方法,是什麼方法?我說叫「四攝法」,也就是四種公共關係法。我把四攝法講給他聽。真高明!四攝法就是化解爭論用的,用在一家,你這一家和睦,家和萬事興。它是團結人的,告訴你人跟人如何往來。存著愛人的心,常常關心別人,尊重他們、愛護他們,他們有需要的時候幫助他們,互相拜訪、互相了解。更進一步,我們要學習其他宗教的經典,跟他們往來就不外行了。我在新加坡,曾經在天主教辦的學校裡講過兩次《玫瑰經》,還講過一次《古蘭經》。《玫瑰經》那一套光碟流通很廣,大家都很喜歡聽。所以四攝法作用很大!湯池小鎮能在短短時間裡面有那麼好的成就,也是靠的四攝法。

  四攝法第一個是「布施」:就是多請客、多送禮,無條件的布施、結緣,禮多人不怪。人還沒有到,禮要先到,人家就會生歡喜心。我們在日常生活當中,這個人情世故要懂得,要常常施捨些小惠,彼此的感情慢慢就會深厚了。對於新加坡的九個宗教,我們每個宗教都送一份禮,禮物裡面最主要的是十萬元新加坡幣。每一個宗教都辦有慈善事業,例如養老院、孤兒院、醫院、學校,都需要用錢,我們幫助他們做慈善事業。所以你得會做。禮物送過去之後,我們接著去拜訪他們,向他們請教,向他們學習。

  第二個「愛語」:就是講真正關心對方的言語。不是講一些甜言蜜語,而是講真正愛護他們、幫助他們的話。我們跟大家講孝道、講師道、講五倫、講五常、講八德,講中國過去的歷史,幾千年長治久安,老祖宗是怎麼教我們的。這些人沒人跟他講,他一生沒聽過。我們講了,我們自己都要做到,他才會相信。以真誠心愛護對方,把他看作一家人,同是地球人,要互相關懷、互相照顧、互相合作。宗教之間最怕拉信徒,所以我們強調決定不拉信徒,那是不道德的行為。我們讚歎每個宗教,每個宗教都是第一,沒有第二的。所有宗教都是殊途同歸,所以信仰任何一個宗教都好,我們都讚歎。我們還要互相學習,我自己先做。我不但學習佛教的經典,也學習其他宗教的經典。我還很認真的做了筆記,這個筆記本後來印成了一本書,就是《世界宗教是一家》這一本小冊子,裡面節錄了十個宗教的經典要義。我印出來送給他們,讓他們看看我是真學,不是假學,他們都很歡喜。這就是愛語。

  第三個是「利行」:我們所作所為對社會帶來利益,對他們也帶來利益,一定要用平等心互相對待。我們提出「眾神是一體,宗教是一家」。宗教裡面講的神,我們提倡的是宇宙之間只有一個真神。那個真神是誰?就是每個宗教的造物主,只是一個。一個真神為什麼分成那麼多的宗教?因為古時候交通不方便,沒有資訊,人不相往來,各地生活方式不同、文化不同,所以這個真神要分很多身,在各個不同的地區建立教化。你要是不相信,我們把經典打開,各宗教的經典都講到仁慈博愛,都講到孝順父母、尊敬師長,教導五戒十善,沒有教人做壞事的。

  各宗教的中心思想就是「愛」:基督教講神愛世人、上帝愛世人,佛教講大慈大悲,回教講真主確實是仁慈的。所以我們宗教團結,團結在哪裡?團結在「愛」,神聖的愛。神聖的愛要落實在我們的身上,否則神聖的愛是抽象的,他怎麼愛?我們這些神職人員、信徒,要把神聖的愛表演出來,發揚光大,代表神聖去愛一切眾人,這就對了。我這十幾年來搞宗教團結,這個說法大家都能接受,還沒有聽過反對的。這些信念是各個宗教都一樣的,可見神真的是一個。今天資訊發達,交通方便,我們這些神的弟子要會合,要承認大家是一家人,彼此沒有內外,這樣就團結起來了。

  我們的所作所為被大家認同之後,我就想到更進一步,我們組團去旅遊。平常這些宗教領袖都很忙,彼此很不容易見面,縱然聚會頂多也不過是一、二個小時而已。組團旅遊就不一樣了,十幾天來,每天從早到晚都在一起,大家無所不談,真正變成好朋友了。所以旅遊是聯絡感情最好的方法,大家有足夠的時間來研討教義。遇到問題了,佛教怎麼解決,伊斯蘭教怎麼解決,基督教怎麼解決,我們都可以在一起討論,沒有衝突。

  第四個是「同事」:就是我們同做這一樁事情,或者我們隨喜他所做的事業。第一次非洲發生瘟疫,教廷派新加坡天主教的一些醫生、護士到非洲去救難。這些神父、修女就來找我,希望我幫助他們,我送了五萬元新幣給他們做醫藥費。後來又幫助他們買了一輛救護車。這是在我們能力範圍之內,所以我們可以辦到。這是「同事」。

  新加坡伊斯蘭教辦了一個職業學校,場地是租的;後來業主他不出租了,他要賣。他們來找我,我問他需要多少錢?他需要七十五萬新幣。他們已經有一筆資金,還差七十五萬。這個數字太大了,我們拿不出來,我們通常對外援助的額度是十萬塊錢。於是我們商量,決定舉行一個義賣活動,通知治安單位,劃好一個區域。那天有幾百人參加,我和一位部長帶頭,領著隊伍,拿著小旗子,步行了七公里走到義賣會場,沿途吸引大家一起來參與活動。我們佛教徒在那裡擺下許多攤位,回教好像也有幾個攤位。這一天義賣下來,出乎我們意料之外,賣了一百多萬塊錢!全部送給伊斯蘭的學校,於是他們的問題馬上解決了,這個校舍就買下來了。

  以上就是四攝法的簡單介紹。運用這四攝法,我們不僅在新加坡團結宗教,同時也在馬來西亞、印尼、澳洲團結宗教,都辦得很成功。二OO六年,我們有機會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主辦論壇,我邀請了新加坡九個宗教,還邀請了澳洲的猶太教,總共十個宗教的代表,在教科文組織的大會堂為世界和平祈禱,這是教科文組織從來沒有過的事情。教科文以前從來沒有碰過宗教,認為宗教在一起一定會是吵架的。那一次看到我們十個宗教代表在一起手牽著手,那樣和睦,讓他感到非常驚訝,了解到宗教是可以團結的,而且宗教團結將對世界和平產生決定性的作用。那一次論壇結束之後,教科文組織就正式成立一個宗教辦公室。

  澳洲多元文化部和移民部長菲力浦.盧鐸先生,知道我在新加坡團結宗教之後,他就邀請我移民到澳洲,幫助澳洲團結宗教、團結族群。所以我在二OO一年,我在澳洲圖文巴成立了「淨宗學院」,培養佛教弘護人才,並且從事團結宗教和團結族群的工作。圖文巴小城居民當時只有八萬人,現在增加到十二萬人,來自全世界各地。十二萬人裡面有八十多個族群,一百多種語言,十幾個宗教,是典型的多元文化城市。我們在圖文巴同樣運用四攝法來促進和諧與團結,尤其是每個星期六舉行溫馨晚宴,免費提供豐富的素食餐飲,歡迎任何人前來聚餐。這是一個多元文化、多元宗教的人士彼此交流感情、交流思想的很好平台。這個溫馨晚宴十四年來風雨無阻、從不間斷,受到圖文巴市民的喜愛與好評。於是四年前開始,圖文巴十幾個宗教的領袖來找我,主動提出我們要將圖文巴構建成世界上第一個「多元文化和諧示範城市」,真難得!從什麼地方開始?從宗教團結、宗教回歸教育、宗教互相學習開始。各宗教不但要學習自己的經典,也要學習別人的經典,知己知彼才能做到平等對待、和睦相處。

  我們建立了一個「宗教活動中心」,提供給這個小城十幾個宗教在一起辦活動。這個中心裡面,提供每個宗教一個辦公室,也提供教室給各個宗教在裡面教學。大家天天見面,時常交流,感情就深厚起來了。我們開辦「道德講堂」,希望這個小城的居民都能把道德落實。十幾個宗教聯手,把自己經典裡面關於倫理、道德、因果的經文抄錄三百六十小段,寫成一本小書,叫《三六O》,大家共同來學習。未來我們希望成立一個「宗教研究所」,培養各宗教的師資人才。等到師資充足之後,我們就開辦一所「宗教大學」,每個宗教設一個學院,所有宗教的傳教師都是同學,畢業出來都是一家人。真正為社會服務、為國家服務,教化人民,把人民統統教好了,就達到天下太平。這是宗教教育對社會、對國家、對全世界最大的貢獻。

  這幾年來,圖文巴多元文化和諧的工作做得很成功,大家真的像兄弟姐妹一樣,互相尊重、互相關懷、互相愛護、互助合作。在前年、去年和今年,圖文巴的宗教代表團連續三年在法國巴黎教科文組織總部做報告,其中有兩次是由圖文巴市長親自帶隊,將圖文巴的團結宗教、團結族群的成功經驗介紹給大家,得到與會大使、代表們一致的好評。現在由澳洲大使出面,邀請教科文的這些大使們、代表們到圖文巴參觀考察。

  世界和平的希望就在威爾士三一聖大衛大學

  今年五月底,我應邀參加教科文組織的世界和平論壇,在那裡介紹中國漢字文言文與圖文巴宗教團結的成果。六月初,應貴國女皇副官與萊爾德勛爵的邀請,參加貴國上議院的歡迎會,並且參加「信仰聯盟」在倫敦肯辛頓皇家會議中心舉辦的「宗教團結大會」。這一次是我第三次訪問貴國,更加感受到貴國文化底蘊深厚,且具有兼容並蓄的廣闊胸懷,對世界各國文化都抱持尊重的態度;尤其近年來重視華文教育,乃是高瞻遠矚的舉措,令人讚歎!於是我發心為貴國人民介紹中國傳統文化,特別是漢字與文言文。之後機緣很好,我還有幸結識貴校校長休斯教授,我們談了三個小時,彼此意見一致。他告訴我,尊貴的查爾斯親王殿下也很重視推動宗教團結與多元文化和諧的事業,我們可以說是志同道合。今年九月初,校長不辭辛勞,遠赴香港來看我,讓我非常感動!我們在香港暢談了三天,對於合作弘揚中國傳統文化與促進多元宗教團結達成了很好的共識。

  我們希望貴校成立一個漢學系,辦一個「漢學文化師資培訓實驗班」,培養三十到五十位漢學師資人才。我們可以提供中國傳統文化的教材和師資,並資助研究生在這個地方求學。從德行和漢字文言文開始入門,接著學習中國傳統的四書五經,然後攻讀《群書治要》與《國學治要》,其中選取一部經典一門深入、長時薰修,預計五年的時間培養出第一批師資人才。目標是他們有能力研讀《四庫全書》和《四庫薈要》,有能力將其中的智慧典籍翻譯出來,有能力從事中國傳統文化的教學。遠程目標是希望貴校成立一個漢學院,有系統的培養弘揚中國傳統文化的人才,並且開辦從幼稚園到研究所的「一條龍」的教育,孩子從小扎根,聖賢教育的根,一生都不會改變。

  我們也計畫引進企業家在貴校校區建立一所宗教活動中心,做為舉辦宗教團結、宗教回歸教育、宗教互相學習的活動場所。在這裡可以辦論壇、辦講座、辦短期學校,宣揚各宗教的教義和講解東方傳統文化。社會各個階層歡喜研究宗教和東方傳統文化的人士,都可以前來學習。這些教課的、講經的課程,都可以在電視台和網路上播出,讓全國乃至全世界人民都能接受到宗教教育和聖賢教育。我們希望貴校將來發展成為團結多元宗教的世界中心。如此,一切衝突都能化解,一切問題真能解決。

  這就是為什麼一開始的時候我說,弘揚東方傳統文化與促進多元宗教團結,就從貴校開始做起。弘揚東方傳統文化就復興了東方世界的聖賢教育,促進多元宗教團結就復興了西方世界的宗教教育。這將使倫理教育、道德教育、因果教育和宗教教育普及到全世界,能夠化解一切衝突矛盾,促進世界達到永久的安定和平。這是一件造福全世界、全人類的,與利益千秋萬代子孫的偉大事業!希望由尊貴的親王殿下與校長先生領導,我會提供我這一生的經驗,盡最大的努力從旁協助與支持。希望在我們的共同努力之下,世界安定和平早日實現,人類永久的幸福安樂得到保障!

  最後,敬祝女皇陛下、親王殿下光壽無量!敬祝大家身心安康、六時吉祥!敬祝貴國國運隆昌、國泰民安!敬祝世界安定和平、永續大同!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