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點播-
本地點播-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家好!請坐。昨天講了兩節課,第一節課講得有點激動,人一激動就心不平、氣不和,所以今天咱們就好好說,慢慢講,就別再激動。第二節課大家聽起來有些生澀,為什麼?我給大家說一說,第一,第二節課的內容就是理上的東西比較多,可能過去大家接觸的比較少,就和我以往講的課相比,昨天講的那個課比較深,這是一個原因。第二個原因,引用了一些高僧大德的開示,這個開示都是文言文,而且必須得原文引用,所以這個大家聽起來可能也不太熟悉。第三,涉及到一些佛門的名詞術語,這個可能過去我們接觸的比較少,因此感到聽起來挺別嘴,是不是這個感覺?第四方面,因為昨天我在整個講的過程當中,涉及到密宗、禪宗、淨土宗,我主要講了這三宗的關係,為了要解決一個門戶之見的問題,一定要打破門戶之見,不要再搞門戶之爭。所以,鑑於以上四點原因,昨天第二節課,大家聽起來就比較生澀。大家可以抓一抓這節課的重點,重點就是我從另外的一個側面給大家介紹了淨土法門。哪個側面?主要通過高僧大德們對淨土宗的開示,是從這個側面來講的,這是一個重點。第二個重點就是,大家知道,淨土宗、密宗、禪宗,三是一,一是三,一定要打破這個門戶之見,以後就不要再搞門戶之爭,要解決這麼一個問題。這樣你的重點問題就可以抓到了,不必要去摳那個名詞術語,不必要去分析這個句子什麼意思、那個句子什麼意思,那個可能就費功夫了。所以今天在講這節課之前,我把昨天講課存在的問題跟大家先說明一下。

  今天我們講的題目是,「六根清淨生淨土,凡塵消盡見慈尊」。這個題很容易理解,沒有哪比較難理解的地方。六根清淨,六根,大家都知道,就是眼耳鼻舌身意,這是六根,你這六根清淨了,你上哪去?自然你就去淨土,這個是很容易理解的。我想跟大家說些什麼?就是六根清淨的人他的磁場好,因為我們每個人的身體都是一個磁場,他都有他的場能,也就是能量,每個人都有,不分你我,不是說我有能量,你沒有能量。只是區別在哪?就是六根清淨的人,他的磁場好,好在他的正能量多;六根不清淨的人,他的負能量多。雖然都是有個能量場,但是能量的正負是不一樣的,它區別在這。大家想一想,寺院裡的佛像、菩薩像,它都會有一個顯著的特點,什麼特點?兩眼是下垂的,沒有瞪大眼睛東張西望的。這個就是一個表法,這個像是表法的相。你想想我們和佛菩薩相比是不是這塊就有點差距,我們一天眼睛看了多少事,下垂的機會很少。現在有的同修念佛能眼簾下垂念阿彌陀佛,可能這樣的同修都不是太多太多的,念佛的時候眼睛也四處張望。所以為什麼說攝不住六根,就是這個,咱們差就差在這兒。

  大家說學佛難,難不難?我一直是這樣說,你說難也難,你說不難也不難。為什麼我說不難?十幾年聽經念佛的實踐,我自己的親身感受是學佛不難。因為愈高級的佛法它就愈簡單,現在是我們人為的把學佛弄得非常複雜,條條框框太多。今天上午師父在給我們上課的時候,說的那一段非常重要,就是有同修問師父怎麼樣才能得定?他提出來了兩點,說這樣能不能得定,那樣能不能得定?師父的回答非常懇切,師父說這和得定都沒有關係。所以怎麼樣能得定?六根清淨你的心就清淨,你的心清淨你就自然而然就得定,得定以後你的智慧就開,就是這麼一個關係。所以說我們說念佛難,你要把它搞得那麼繁瑣、那麼複雜,那真是難上加難。如果你要說不難,實際我們看看這幾個榜樣,我們考慮考慮學佛難不難?第一我們看看釋迦牟尼佛給我們做的是什麼樣的榜樣。釋迦牟尼佛悟道以後,他給我們表的就是講經說法的法,對不對?四十九年就是講經說法,沒搞一點其他的東西,沒打過佛七,也沒搞過什麼三時繫念法會,那時候這些東西可能都沒有,釋迦牟尼佛沒傳給我們這個。另外釋迦牟尼佛也沒搞什麼經懺佛事,就這些個內容統統都沒有,老人家就是講經說法。有弟子向他請教問題,他就回答弟子的問題,就是這麼簡單。這是第一個例子。

  第二個例子,咱們的淨空老法師入佛門六十多年,講經說法今年如果我沒說錯應該是第五十六年,五十六年來老法師做的就是這麼一件事,就是講經說法。如果不是這樣,師父也不可能無立錐之地,是不是?那也要去搞經懺佛事,可能哪個寺院都願意收他。就因為他純粹的搞經教,研究經教,搞教學,所以他就無立錐之地,是不是?想到這個,我們大家都很清楚,因為師父在咱們香港,我記得是,現在說應該是前年,一個老同修給師父結緣了,就是現在這個六和園。當時結緣的時候,不長時間正好我來香港,師父挺高興,帶我過六和園去看,說我終於有個立足之地。就是這麼大的一個小地方,就讓師父高興得不得了,然後簡單收拾完了以後,就變成現在師父住的地方。我倒說那個地方真是挺好的,非常清淨,像個小花園一樣,我覺得有點世外桃源的那種清淨的感覺。你看釋迦牟尼佛傳的是講經教學的法,老法師給我們傳的,就是現在還正在往下傳的,還是講經教學的法。

  再看看第三個榜樣,就是老法師最近一直在說的海賢老和尚。你想老和尚不識字,沒讀過書,是不是?給我們就一句阿彌陀佛佛號,念了九十二年。你想想一句佛號念了九十二年,最後這個成就是有目共睹的。老法師在我接觸他老人家到現在,對出家人也好,還是在家眾也好,可以說對海賢老和尚的評價是最高最高的,你們仔細琢磨琢磨是不是這樣?為什麼?因為老和尚給我們表的法,人人都能做得到,人人都可以學得到。你們想是這樣的嗎?真是這樣的。你說老和尚有什麼和平常人不一樣的,再普通不過,再平常不過,老人家居住的地方那麼簡陋。我給老人家總結了,他的一生的學佛就是四個字,頭二個字,「念佛」,後二個字,「幹活」,這就是老人家一生修持的方法,就是四個字老人家就成就了,而且師父說老人家是大徹大悟。

  你想我剛才舉這三個例子,還不說明問題嗎?你說成佛難嗎?為什麼海賢老和尚能夠做得到的,我們就做不到?有的同修老跟我說,劉老師,妳說我這個學上不上?有的說我這個公司辦不辦?我家裡的事我管不管?我回答他們說,我說這些和你念佛成佛一點干擾都沒有,它也是一不是二。什麼叫修行?什麼都不管,什麼都放下,我說那不叫放下,那叫放棄。放下和放棄一字之差,它是意義大不相同的,你仔細掂量掂量是不是這麼回事?一說我要學佛,就統統我都得放下,什麼我都不管,就面壁打坐去阿彌陀佛去了。我說你這樣,你念一輩子成不了,你念十輩子都成不了。因為什麼?你把學佛和生活脫節了。學佛它離不開生活,你離開生活你學的什麼佛,你自己想不是這個道理嗎?所以有的同修幾次問我這樣的問題,我就想一個同修問一次、問二次,就是一個人他能問你若干次這同一個問題,真成了問題。我說,你放下吧,你公司你也不要去辦,你學你也不要上。我們有的同修可能有人問他這個問題的時候,大概他的回答就是,現在這麼緊張,什麼都要放下,回家吧,就是工作也不用幹,上學也不用上,所以有的全家人就回家念佛去了。這個給人的指導可以說就有點偏差,不是那麼太準確的。結果念了一段時間,因為他的信願行三資糧不是完全具足的,不那麼圓滿,所以念了一段時間之後就起煩惱,就覺得我工作辭掉,錯了;我不上學,我也錯了,又後悔了。所以如果你能正確認識這個問題,工作、學習、生活、念佛、學佛、作佛互相沒有干擾,它是統一的,它是一不是二,也不是三,也不是四。這個問題我講了這麼多次,這一次我側重的說這個問題,以後你一定要擺正這個關係。當你擺正這個關係的時候,你就不覺得念佛難,你覺得念佛、學佛、作佛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

  可能我的條件和你們比起來比較好,因為我有我的護法,給我創造這個寬鬆的環境。你說誰不是有一個家庭,我也有丈夫,也有兒女,也有親朋好友,你說這些我統統放下,你們誰都不要來,我都不理你們了,你們給我讓出時間,我要念佛成佛。你這樣你給人家做個什麼樣子?所以我的態度是「工作照樣做,日子照常過,一句阿彌陀,千萬別放過」,你說哪個能耽誤?就拿我自己來說,可以說我每天所遇到的事也是錯綜複雜的,好在我現在就是定力比較好,什麼事我處理完就過去了。處理好了,阿彌陀佛;處理不好、不圓滿,也阿彌陀佛,我不走心了,這是我現在的一大進步、一大優點。

  就拿我老伴子來說,前幾天我跟我老伴子在一起閒聊,我說老伴子,感謝你這位主考官,把我考成博士後。因為我老伴說:妳都要博士後了,那我不得給妳出博士後的題嗎?所以那天我跟他開玩笑,我說你都要把我考成博士後了。我說你覺得咱倆結婚今年是第四十七年,這四十七年回過頭來看,怎麼過來的,我說你知道嗎?他說挺快就過來了。他告訴我挺快就過來了。我說你年輕的時候你精神病,年老的時候不精神病,又老年痴呆了。他當時就不高興,妳說誰痴呆?我不痴呆。我說,好,我說錯了,你不痴呆。這是現實,他現在一時一刻都離不開人,你說我面對這個情況怎麼辦?我說我不學佛了,我就照顧我老伴,錯了。我說我就學佛,我就不照顧我老伴,你願意找誰照顧找誰照顧去,也錯了。我必須得兩方面都兼顧,既不影響我念佛、學佛、作佛,我還一定要成佛,也不影響我照顧老伴,只能照顧得比以往更細緻、更好,不能比以往差。所以我現在和我老伴的關係,我就是他的保姆。我的兩個護法居士上我那看見,有時候都有點替我打抱不平,說太折騰人了。我都習慣了,我覺得這也是一門考試,這也是一張考卷,什麼時候,或者是他先走,我把他送到極樂世界去了,這個任務我完成了,或者是我走,我給他安頓好,有人把他送到極樂世界。他跟我說了,老伴妳別著急,別替我著急,西方極樂世界有我的位置,我一定去極樂世界。這我也就放心了。我說這個例子的意思就是告訴大家,學佛和生活是不可以分割開來的。你要分割開來,那簡單,你就成天臉朝牆坐著,你就阿彌陀佛去吧!那你是白念的,它一點作用不起,你絕對成不了佛。我們要想成佛,第一,要把自己丟掉,一言一行都要為眾生著想,最起碼你家裡的事情你得把它弄明白,是不是?如果家裡人都反對你學佛,都認為你沒給人家做出好樣子,你怎麼成佛,是不是這樣?

  所以我舉上面幾個例子就是告訴大家學佛不難,這是我自己的親身體會。你看我胳臂沒有摔傷之前,我每天早晨是兩點鐘起床,兩點鐘起床我是磕頭四個小時,磕完頭以後也就是六點鐘,六點鐘我開始給我老伴做飯。做完飯、吃完飯基本上都不到七點鐘,然後我收拾乾淨利索,最多七點半,早晨工作就結束了。我回屋聽我的經、看我的光碟去了,老伴在廳裡他願意看電視他就看,願意回屋寫字他就回屋寫字,互不干擾。然後我這一天就是聽經、讀經、念佛,後來又加了一個出去繞佛,就這麼幾項工作,我覺得安排得滿滿的。

  所以有人問我,說劉老師,妳的早課晚課怎麼做?我就真是,告訴大家我不會說謊話,我說我從學佛到現在,如果從一九九一年我請觀音菩薩就算我開始信佛學佛,一直到現在,我從來沒有過早課和晚課,一次都沒有過。有的同修提醒我,說妳別傻乎乎的盡說大實話,人家問妳有沒有早晚課,妳就搪塞搪塞,妳就說有,妳就編一套說。我說這不是我的性格,我不會編,我沒有早晚課就是沒有早晚課,我不去道場我就是不去道場。因為我不去道場我不是架子大,我是不懂規矩。我以前跟大家說過,我最適合在家裡貓著,因為我的性格內向。現在從我學佛二00三年出了第一張光碟以外,一下子把我推出來,一共兩次成為名人,把我推到這個位置上來,否則我真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進的,我是這麼一個性格。所以就是這樣,我們學佛我想用你的實際行動給大家做一個樣子,我沒有早課、晚課,我自己給自己下了一個什麼定義?我說我是日課,我這一天我也沒待著,我也沒閒著,阿彌陀佛一直是在我心裡,我的心就是阿彌陀佛,我刷碗阿彌陀佛,拖地阿彌陀佛,炒菜阿彌陀佛,你說耽誤活嗎?什麼都不耽誤。為什麼我們很多同修就在這個問題老是就卡在那,要嘛就把這個放下,要嘛就把那個放下,完全不必要。所以我跟大家說,以我的一、二十年的親身經歷,我覺得學佛和生活是密切相關的,一點不矛盾。

  下面我想跟大家重點說一說,海賢老和尚他究竟表了什麼法?大家想一想,老和尚一百一十二歲圓寂,給我們表了什麼法?我概括的總結了一下,因為老和尚的光碟我才看了兩遍,看得不深不透,所以理解的也不深不透,就我目前的理解,我概括了這麼幾條。第一個表的法,我想告訴大家,老和尚表的是愈簡單愈是高階佛法,愈成就,愈高品位的成就,這是老和尚給我們表的第一個法。第二個法,《無量壽經》會集本是真的,是可信的,是佛說的,這是老和尚給我們表的第二個法。不是多年來對《無量壽經》會集本一直有爭議嗎?我們學淨土宗的同修們,如果你選擇了這本《無量壽經》會集本做你的修學課本,你就千萬不要再改,誰改誰後悔,這我把實話告訴大家。這是表的第二個法,《無量壽經》會集本是對的、是真的,我們千萬不要放過。

  第三個法,《大經科註》,就是黃念祖老居士的《大經科註》,是真的,它能夠幫助我們成佛,引導我們成佛。這個《科註》就到目前為止,可以說能超過這個《科註》的幾乎沒有,老人家用六年的時間,抱病在身,給我們做了這個集註,我們應該深深的感恩他老人家。這是第三個法。第四,老法師走的學佛之路是正確的,就是老和尚給老法師做了印證,我是這樣說的,這個如果不準確大家可以批評。就是海賢老和尚給咱們的老法師做了印證,老法師走的這條學佛之路是什麼路?是學釋迦牟尼佛的路,這條路咱們師父走的是絕對正確的。

  第五個法表的是,「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讚僧」,這是老和尚給我們表的最後一個法,留給我們後輩子孫。師父說老和尚拿著那本書,把袈娑什麼都披上,你看那個光碟你就知道了。平時老和尚就是穿著一般的服裝幹活、勞動,像縫補衣裳,大家看那光碟都非常受感動。最後拿著這本書特別高興,可能是老和尚一拿到這本書就非常開心、非常高興,把自己都打扮起來,非常莊嚴的拿這本書讓大家給他照相。我估計老和尚可能不是一個愛照相的人,他為什麼在這個時候,拿到這本書後,自己要求別人給他照相,而且照完這張相片第三天老人家就圓寂了,給我們留下最後一個表的法。我們真是應該從內心深處感謝海賢老和尚給我們表的,我剛才總結的是五個法,不一定完全,大家繼續看光碟,可能總結出來的比我要多得多。希望大家按師父的教誨,多看海賢老和尚的光碟,最起碼我回去以後我想一天看三遍可以達到,三遍也就三個小時,可能每看一遍你的收穫都是不一樣的。

  大家有沒有這樣的經歷,就是說有沒有這樣的感覺,你接觸不同的人,你自己的切身感受不一樣。有的人你跟他接觸,你感到非常輕鬆愉快,你身體上如果有哪些不太好受的地方,你跟這個人接觸以後,你全身輕鬆,你難受那個地方它都不難受了。如果你跟有些人接觸,你一接觸以後,就像一股涼氣從腳底下撲到你的身上,你甚至會生哆嗦,這是重一點的;輕一點的,你覺得你不自在,你本來身體沒有不舒服的地方,這個時候你感到身體不舒服。如果屬於特殊敏感的體質,可能你接電話都是這種感覺。我現在有時候有這樣的感覺,為數不是太多,有時候接一個電話,譬如說我前些天來香港之前,我給一些給我寫信的同修回話,就是我一共打了二十幾個電話,這二十幾個電話我這面就從身體來說,感覺是不一樣的。但是一般他是招不著我邊的,譬如說有附體有什麼,但是我有感覺,他不會讓我難受的,就是這樣。

  我想大家可能仔細想一想,自己都會有這樣的經歷,都會有這樣的感覺,就是你接觸磁場好的人你就舒服,你接觸磁場差的人你就難受。以前我真不知道這件事,我最先知道這件事,說起來就像笑話似的。當時我在省政府的時候,我們辦公室的一個同志,因為他比我小,就像我小老弟似的,有一天他就坐在我的辦公桌對面。因為我辦公桌的對面是另外一個老處長,兩個小一點的他們是坐在那一側,兩個桌子合併,我們這邊兩個桌子合併。結果我們那個老處長那天可能沒來,我們這個同志就跑到我對面來坐著。我說:你幹嘛,你想當處長嗎?他說:大姐,我不搶妳的處長,處長不好當,我看妳太累得慌。我說:那你幹嘛坐在我對面就這麼瞅著我?他說:大姐,我跟妳說一件事。我說:什麼事?他說: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那天我也不舒服(他是後頸椎不舒服,他告訴我,他後頸椎不舒服),我也是無意識的就坐在妳對面,不知不覺的一會兒我就覺得我的頸椎不疼了。我回家我還琢磨,我也沒上門診去看病,我也沒吃藥,今天這個頸椎怎麼突然不疼了。我說:你頸椎疼不疼和我有啥關係?他說:當時我想了,是不是我坐在劉大姐對面,我劉大姐給我治病了?我說:你盡瞎胡扯,我哪懂,我也不是醫生,誰給你治病了?完了他就呵呵呵笑。他就因為比我小十五、六歲,正經是小老弟。

  後來他就跟我說:大姐,今天咱們試試行不行?我說:怎麼試法?他說:妳就給我發發功。我說:我沒功,咋發功,你告訴我,吹口氣嗎?我說吹口氣,我給你吹一口,我就逗他。他說:不是這樣,大姐就算我求妳,妳能不能給我摸摸我這個後頸椎,給我捋一捋、揉一揉?我說:你幹嘛,這工作時間,你沒看我這材料還沒寫完,你盡來搗亂。他說:就五分鐘,五分鐘,這樣賴賴胡胡就過來了。過來,我說行,你坐著,我給你摸摸。然後他就背朝著我這面,我真拿手給他摸一摸、揉一揉;我說我再給你吹兩口神氣,我就給他用嘴吹兩口風,我說好了、好了。完了他站起來說:大姐神了,真好了。我說:你就這麼逗我,去吧去吧,回你坐,你別來干擾我了。就這樣。完了後來隔一段時間他就讓我給他摸摸頸椎,隔一段時間他讓我摸摸,我說你真還慣癮了。他說:大姐,我不騙妳,每一次我要坐在妳對面,我就覺得我身體舒服。他說我為什麼隔一段時間讓妳給我摸一次?他說妳給我摸一次能挺好幾天,他就這麼說。那個時候說實在我聽了這些我都當笑話,我就以為反正疲疲沓沓的,我這個當處長的也沒一個處長架子,我都是他們的服務員,他們都是我的領導,都是這樣的,我就那樣。

  後來有好幾個人,就是這些年一直不斷有人跟我這樣說,為什麼喜歡上我家,有個同修為什麼早晨四點多鐘就敲我家門,就上我家佛堂盤腿打坐擱那裡坐著。後來我問他,我說你幹嘛這麼早來上我家坐著?他說舒服,他說我難受,我到妳家佛堂一坐我就舒服。後來我想不是我有什麼本事,我真不會看病,我也不會治病,可能我家那個場能比較好。這不是我個人的場能,因為我家確實比較清淨,我家屋裡供的是佛,外面是播經。以前我跟大家說,有人說妳播經把鬼都招來了。我說我就是要把鬼招來,來我家的都是聽經的鬼、念佛的鬼,將來成佛的鬼。你什麼心態,心態不一樣,你的結果就不一樣。所以我也能自己隱隱約約也有點感覺,我家裡是比較清淨。所以他們就說喜歡上妳家,擱妳家,妳就是不跟我們說什麼話,就是坐坐都非常舒服。所以說我們有這個感覺,就是說每個人的場能是不一樣的。大家記不記得老法師多次講到章嘉大師的場能,老法師說那時候他跟隨章嘉大師三年,他說章嘉大師的場能確實是和一般人不一樣,說你坐在他身邊,你就是不說話,就讓你感到特別祥和,就是這樣。因為章嘉大師不是一般的大師,那個能量肯定是正能量,而且還是大的正能量。

  所以說每個人的身體都是一個儲備能量的場所,一個場,我們這個場儲備什麼樣的能量?我們自己一定要儲備正能量,不要儲備負能量。怎麼樣儲備正能量?每天和誰打交道?和佛菩薩打交道。佛菩薩上哪去找?經卷,聽經讀經,你就每天都和佛菩薩打交道,和佛菩薩打交道,你的整個身體是被那個光環是罩著的。為什麼有人說附體,有的人不附體?如果你是一個真正的念佛人,你的正能量佔有足夠的比例,不說全是正能量,它有一個光罩是把你整個身體是罩住的,任何歪門邪道它靠不了你的身前;你沒有正能量,你身上帶的負能量,那些個邪門歪道、妖魔鬼怪自然就呼你,就是這麼一個淺顯道理。

  昨天我說了一句,不念佛你就肯定是念魔,沒有第三個選擇。你說我既不念佛我也不念魔,沒有這個事,不念佛就是念魔,你念魔就著魔。所以現在就是尤其最近這一、二年,就給我寫信求助的,百分之七、八十都是附體。附體確實很痛苦,但是這個問題又很難解決,因為不是你三言兩語你就能給他勸走的。譬如說,有的同修我看他太遭罪,所以我真是盡力去給他解決問題。但是你解決完了,他自己跟不上趟,你告訴他老實念佛,他又念不下去了,又念不下去,好,又回來了又附上,就這麼反反覆覆的。所以我們大家一定要注意這個問題,千萬是跟佛菩薩打交通,不要和那些個歪魔邪道打交道。尤其是我告訴大家,這個咱們不能隨便說人家如何如何,你有事情一定要找阿彌陀佛,這一點經過我的親身經歷已經驗證了。找阿彌陀佛、找觀音菩薩絕對好用,有求必應,就是你怎麼個求法?你三心二意的去求,不好使。我這次來香港,前天我說了,是第八次,我每次來香港我都非常珍惜和師父見面的這一次機會,去感受到師父那種親切、那種溫馨、那種祥和。每當這時候我就特別羨慕師父身邊的同修們,你們太幸福了,你們太幸運了,千載難逢的機會被你們遇到了,能不能夠更加珍惜一些,更加珍惜一些!

  還有關於這個場能的問題,我前兩天講,我說我去年年底去了一個寺院,這個寺院我是第五次去。因為我去的寺院不多,我就是二00三年那一年送張榮珍的舍利去五台山,我那次去五台山我是五個台我都拜到了,那時候我還不太懂。另外在那個叫鎮是城?拜了二十多個寺院,十天工夫,反正從早到晚沒閒著。去了那麼多寺院,我感覺寺院和寺院它的氛圍不一樣,我不知道我感覺對不對。就是我去年年底去的這個寺院,我五次去,它是同樣一個感覺,感覺到這個寺院,第一,它不是一個旅遊的場所,不是旅遊、觀光的場所,它是一個修行的場所,非常清淨。在院裡你看不到出家師父來回走,而且據我知道,聽說這個寺院的所有出家眾沒有帶手機的,要求非常嚴格。我說從住持法師自己親身做起,以身作則,給這個寺院帶出了一個好風氣,真是給你感覺是一個修行的地,不是一個看熱鬧的地。它這個寺院還真是在鬧市區,特別熱鬧的那個地方,但是一進寺院立馬你就覺得清涼,就是我說的那位法師,說無事僧、閒道人、清涼漢,就是這個寺院。

  我上面說了這麼多,想告訴大家什麼?就是想告訴大家,同樣都是修道人,咱們就這麼概括,同樣都是修道人,不同的心修不同的道。因為我剛才講的第一個大題就是清淨心修清淨道,清淨道得清淨果,就是這麼一個關係。我說這麼多就是告訴大家,同是修道人,不同的心修不同的道。因為不管你修的什麼道,都離不開這個心,你心不清淨和你心清淨你修的道肯定不一樣,你最後得的果也不一樣。這就是我要說的第一個問題,清淨心修清淨道。

  下面我想說一說,什麼是清淨心?簡單的說,清淨心就是沒有污染的心,再具體一點說,沒事的心,你心裡沒事,你就沒有污染,或者污染少,這樣的心就是清淨。以我的經歷,就是當我那些年生活最低谷,心不清淨,我是一種什麼感受?我給大家舉個例子,就像這個心就是一個垃圾堆,堆滿了垃圾,真是這樣,亂糟糟的。如果說像一團亂麻似的那都不為過,就像一個垃圾堆,各種各樣的事就是垃圾,全都擱你這心上堵著,你說你這個人能快樂嗎?能幸福嗎?不能。所以當你的心愈修愈清淨的時候,你那種快樂自然而然的它就慢慢就出現了,而且愈來愈多、愈來愈明顯。當你感到那分快樂的時候,你就知道所說的法喜充滿那個法喜是什麼味道。如果你自己還沒有嘗到,就是說得再多你體會不到。這是清淨心,就是沒事的心,就是清淨心。

  再說說清淨心是怎麼得來的,從我個人自身的經歷來看,我總結了這麼兩點,怎麼得清淨心。一是聽經明理,知道宇宙人生真相。這麼說有點大,小一點說,就是明白了,就我自己個人來說,我明白了我從哪裡來的,我來幹什麼來了,我將來到哪裡去。我通過聽經聞法,我把這個問題搞明白了,所以我心就愈來愈清淨。你都知道怎麼回事,你還煩惱啥,你還牽掛啥,是不是這麼個道理?這是第一個,明理了,知道自己怎麼回事,咱們別說明白宇宙人生的真相,最起碼你把自己的事搞明白了。這是我的第一個。第二個,清淨心是怎麼得來的?是千錘百鍊歷鍊出來的。我舉這個例子,大家都知道孫悟空,孫悟空當年在老君爐裡煉了七七四十九天,煉出了一個火眼金睛,這個大家都熟悉。我對照我自己,我說我煉了半個世紀,煉出了一顆清淨心,五十多年!是不是?有的同修說,劉老師,我這心咋清淨不下來?我心裡想,我五十年才煉到這個分,你現在立馬就要你的心清淨下來,如果你立馬就能清淨下來,你可真是高人。這不是一天、二天、三天的工夫,你想想這半個世紀怎麼煉的,四十九天煉了個火眼金睛,我半個世紀煉出了一顆清淨心,現在還不能說徹底清淨,能有百分之七、八十清淨了,就這個標準。

  下面我想再說說,有什麼是清淨心,怎麼樣出來的清淨心,下面我想再說說怎麼保持清淨心。就是說清淨心我有了,完了它又沒了,為什麼?煩惱又出來,又不清淨了,最重要的你怎麼保持住?我總結了這麼幾條。一、修忍辱過是非關。這一條對我們修行人來說太重要了,忍辱實在是難忍,你想那個忍字是心上一把刀,還加個點,叫刃,刃就是特別快的意思、鋒利的意思,在你心上插著一把利刃,你說你能不疼、不難受嗎?就是這樣,你能不能忍,能不能過這個是非關!舉例子說,譬如說我姐劉素青老居士,她這一生最最成功之處就是忍辱關過得好,這一輩子就一直到她臨走的頭一天甚至還在過這個忍辱關,你想這個關好過嗎?要一生一輩子都去過,不是一時一刻的去過,我們要有這個思想準備。就是說凡是凡間事你都要忍,哪件事不是凡間事?統統都包括了,一個你都不能躲過去,你逃避不掉,是凡間事你就要忍,能不能做到這一點?我姐姐這一生是忍辱的,我跟我姐姐也差不多,反正我倆也不差上下,姐姐忍辱,妹妹也忍辱,但是我倆忍辱的方式方法、發生的事情可能有些差別,但是就忍辱這個來說是一致的。

  怎麼樣檢驗你這個忍辱功夫到什麼程度?就是那五個字,怨恨惱怒煩,你身上還有多少,還有多少怨恨惱怒煩。這五個字一個字一個字的往下消,如果說我現在沒有這個怨恨惱怒煩,你的功夫就到位,成了。但是不容易全做到,偶爾的可能還犯一點,好在現在就是反反覆覆、退退進進,咱們有進的時候了,不能老讓這個字在咱們這待著,是不是?如果說這五個字你都修得差不多了,忍得差不多了,我告訴你,得把那個忍字去掉,什麼時候你覺得我沒啥可忍的,那就說明你這五個字確實是沒有了。因為你覺得都很正常,就應該是這樣,我就應該這麼做,不是說我忍著。不是有那麼一個成語嗎?叫忍無可忍,你忍到一定時候你又忍不住了,又放炮了,實際你沒忍住,是不是?所以到你不覺得我有忍的時候,你就進了一大步,上了一個大台階。

  再一個檢驗標準是:一、你不恨人。有的同修年輕時候和婆婆相處有點小矛盾,現在看見我還訴苦,還恨得咬牙切齒,我婆婆當年怎麼怎麼對待我。這恨人,妳恨人上哪去?恨人上地獄,沒啥說的。妳婆婆上不了地獄,妳上地獄,因為妳恨她。一定不要恨人、不要怨人,怨人就是埋怨,啥事說都怨你,就你這麼說的,做錯了,這叫怨人。第三個,不惱害人,惱火,說不對自己心思就惱火。第四個,不生氣,過去是沾火就著,愛生氣,現在不生氣了。再一個,不發脾氣,過去一生氣你肯定發脾氣。我年輕時候年輕氣盛,脾氣大著,我跟我老伴子一打仗我就摔東西,因為我不會罵人,完了打我又打不過他,怎麼辦?我只好摔東西。所以我家那個盤子、碟子、碗,經常是被我摔碎的。後來我怎麼不摔了?我一想,摔了還得買,不買沒啥吃飯的,別摔了。所以這個在生活的歷鍊過程當中,你身上那些不良習氣慢慢的都會磨掉的,所以歷鍊一定要禁得起。這是我要說的一個方面,就是修忍辱過是非關,這是保持清淨心的一個重要方法。

  是非關怎麼過?就現在我們生活當中,這個是是非非、人我是非是太普遍了,這個現象一點也不稀奇。我每次說好像都說到這個問題,但是我看效果不是太明顯,就在我周圍,說起話來,三句,都出不了三句,就開始說別人的是非。我記得我曾經說過這麼幾句話,說不看別人的是非,第一是不看,第二不聽別人的是非,第三不說別人的是非。你不看,你看不到別人的是非,你自然你就不會去說,然後你再不聽。你要是連看帶聽帶去說,那肯定你這個是非關你是一點沒過的。能不能做到這三個不,不看、不聽、不說,別人有是非是他個人,他自擔因果,和你沒關係;如果你要去看、去聽、去說,你有因果,你也得擔因果,你這個帳你要算好。

  我曾經說過這樣四句話,說「打破人我是非關,放下生平閒知見,三字真經老實念,苦海慈航斬魔劍」。你如果做到這個,你那個魔,這個就像你手裡握著一把斬魔劍一樣,那些個歪門邪道肯定靠不到你,就是保持清淨心。還有一點,四句話是這樣說的,「一點瞋心火,能燒功德林,放下人與我,是非自不存」,是不是這個道理?這個話都很簡潔,我真是感恩佛菩薩,就把這些簡潔、明瞭,又給人以啟發的話,通過我來轉達給大家,讓大家從中受益。把人和我都放下,自然就不存在人我是非,沒有人、沒有我還有什麼是非?自然人我是非就沒有了。譬如,舉個例子,一個家庭,一個家庭最起碼夫妻,咱們就說夫妻關係。我剛才說了一句,我年輕的時候是一個非常火爆脾氣的人,我脾氣特別剛烈。我以前也多次說過,我不隱瞞我的缺點,那時候年輕,我和我老伴這個仗真是沒少打。你說有什麼原則問題嗎?沒有。你說沒有什麼原則問題,為什麼老打仗?就是對處理一些問題意見不一樣。在打仗的時候,我就不當他是精神病患者,我就把他當成正常人,所以我得給你整個裡表,整個一是一,二是二,非得要較這個真;他是精神病人,我倆就打。不會罵人,生氣,我生氣能生到什麼程度?十天、半個月我倆不說話那都小意思,有的時候一個月、二個月一句話不帶說的,夫妻倆真是就能做到這種程度。

  後來我為什麼不打了?我那時候沒學佛,我不懂理,我考慮對我身體不好,我生一次氣十天、半個月過不來那勁,我當老師我得給學生上課,情緒不好給學生上課講不好課,這是第一。第二,我為什麼不跟我丈夫打仗了?因為我學生和我住一個樓,樓上樓下,我嫌丟人,一打仗他喊,他吵吵,嗓門還那麼高,男高音,我不吱聲。所以有時候我就想,你看畢竟妳是老師,妳學生就在妳的樓上,妳這兩人一打仗,學生不好意思趴門瞅,完了他家長都出來看,我們家就熱鬧了。所以我一想算了,為了這個臉面,我也不搭理你了。後來我還想到什麼?他是精神病,你說你非得要跟他掰扯個裡表,你不也精神病了嗎?得了,一個精神病就夠意思,我可別再精神病,你說我要再精神病,兒子、兒媳婦都精神病,讓老爺、老太太還活不活了?好,你都是真理。所以後來我就給他起個名,劉真理,就這樣。你說對也真理,說錯也真理,你怎麼都對,我就不和他掰扯,就這麼的,這個戰火才消掉的。否則的話,我要不有這幾條,這個仗可不知道要打到啥年月去。

  所以我說我家的事,你和你家的事也對對號,別非得夫妻之間要搞個你是對的、我是錯的,不要搞這個了,夫妻之間沒有對錯,也沒有反正,你就糊塗廟糊塗神,是最好的,難得糊塗,這樣家庭才能和諧。你說你夫妻倆要是不和諧,再有公公、婆婆,那一看,你說兒子、兒媳婦直幹仗,老人家跟你操不操心?現在咱們學佛就知道,那是不孝,對不對?你要是較真他就怎麼的?愈較火氣愈大,是不是這樣?要不較了,有一方消停了,那方較較較,較累了他就不較了。你要兩個互不相讓,就像鬥牛似的,誰也不想輸,愈打愈厲害,非得弄個兩敗俱傷,所以咱們千萬不要較真。所以在這裡我勸大家,多說不如少說。我發現我們有的同修話太多了,一天到晚喋喋不休。我以前曾經講過,真正的修行人他一定是少言寡語的。過去我告訴一個同修,因為他愛說,他說劉姨,妳說我咋辦?我說你每天寫這個口,他瞅著我,啥意思?我說再加這,閉上你的小嘴。完了他哈哈笑了,他說劉姨,妳真能善巧方便。我說這不是中國的中嗎?這個字多簡單,誰都會寫,你先寫這個口,你就想我劉姨說這個口代表我這個嘴,再加這一豎,給我封上,閉上你的小嘴。你說是開玩笑嗎?挺有哲理,我覺得。

  所以我想咱們修佛的同修們,我勸你們是多說不如少說,少說不如不說,不說不如無話可說,三個檔次。你看看你是哪個檔次,你是多說哪夥的,還是少說那夥的,還是不說那夥的,四個檔次,還是無話可說那夥的。到無話可說的那個境地,你就是般若無知,無所不知。你要一天叨叨叨、叨叨叨,沒完沒了的說,一點智慧沒有,甚至知識都沒有,全是廢話,這些廢話什麼作用?造業。造什麼業?反正不是惡業就是善業,肯定是造業。造點善業還好,甚至都造惡業。造善業也好,造惡業也好,都離不了六道,出不了三界。所以咱們惡業不能造,善業也不要造,咱們造什麼業?造淨業。不有個淨業三福嗎?咱們得造淨業,造淨業能去西方極樂世界。我希望我的同修們都往無話可說這個方向努力。不要怕別人說自己的是是非非,在以前講課我說過這麼四句話,有同修可能都當成座右銘了,說「不怕他人說我非,我絕不說他人非,他人本來沒有非,看見人非是己非」。如果你看別人有毛病是誰的毛病?用鏡子照自己,是你自己的毛病,不是別人的毛病。這是保持清淨心的第一個,就是修忍辱過是非關。

  第二個就是多聽經、多念佛。這個可能大家說是不是老生常談?你說是也是,你說不是也不是。聽經念佛你的注意力集中在經上、集中在佛號上,這個時候不能說你一點妄念不打,妄念少,妄念少往沒有妄念那個發展,這個要一個漫長的過程。如果咱能伏住煩惱,能把妄念減少,這就是進步。你妄念少自然你的心就清淨,你妄念紛飛自然你的心就不清淨。這就是說我們把這個精力和注意力放在哪?一定要放在經教上、放在佛號上,不要放在妄念上,多聽經、多念佛,能保持你的清淨心。怎麼樣能保持你的清淨心?我覺得有一個好方法,止語,就像我剛才說的,少說、不說、無話可說,止語。

  我老伴在家經常跟我止語,他什麼時候止語?犯錯誤了,說錯話了,辦錯事了,一看我拿眼睛瞅他,可能我估計我這個臉當時也不大好看,那個眼神大概不對,我老伴不說話,就這樣,比劃他自己的嘴,那就是通知我,我今天止語,妳不要跟我說話。因為我一說話我肯定是批評人,所以人家有先見之明,妳別批評我,妳也別說話,我先止語。你想人家都止語了,我自然就止語了。所以止語是一個好方法。後來我真挺感謝他,他這麼一比劃,他止語了,我批評的話都跑到嘴邊,我又嚥回去,你看讓我也止語,我就不造業,我批評人的話肯定是造業的話。我說老伴,你這個招挺好,以後凡是你覺得我要說你了,你就趕快止語,你止語我也止語。

  完了他說,妳止語時間太長不行,問題解決了,事情過去了,妳別老止語,老不搭理我。我說吃飯,我給你做飯,我說飯好了,有時候態度不好,我飯做好了,我往那一放,吃飯。這是我態度不好,就這樣,吃飯。如果態度好是什麼樣態度?我說這人態度,你心態不一樣,你態度肯定不一樣。我態度好的時候,樂呵呵的做好飯擺好了,老伴子吃飯,就這個調。不高興的時候,擺上了,吃飯,這個調。最不好的是什麼?我擺上了,我不吱聲,你愛吃不吃。心裡就這麼想的,你愛吃不吃,反正我做了,我擺這了。待會兒看看人家沒來吃,不吃拉倒,我撿回去了,我把碗收拾了。這就是我的三條。你想想這個心態和態度是不是直接掛勾的?你再說你對人家好,你那個態度不好,所以這也得改。

  還有一個方法,就是我總結我自己,四少,第一是少看,第二少聽,第三少問,第四少說。這個是說什麼意思?就是有些同修我覺得好熱鬧,什麼事都好奇,愛打聽,東家的事、西家的事他都想知道,了解個透徹,就這個就影響你的清淨心,是不是?你在說、看、聽、問的過程當中,你這個心肯定不在佛號上、不在經教上,所以咱們還是少一點。我這個幾種做法,我現在算一算大概我堅持了十多年,效果我自己覺得比較好,比較生效。

  有的同修說我為什麼聽經念佛老有障礙?簡單說,確實功夫不得力,功夫不得力其中有一個原因,是業障,就是說你前生前世你障礙過別人聽經念佛,現在輪到你了,人家就找上你了,也障礙障礙你。另外一個就是信念不夠堅定,如果你堅定信念,有的同修念不下去佛,我告訴他,我說你給自己下任務,念不下去也得念,就是這一個難關必須得突破,就像打仗似的,你要突破重圍,重重業障給你圍著,這個重圍你一定要衝出去。否則的話,你見著這個障礙你就回來了,沒過去,照樣你念不下去、聽不下去。這個任何人都幫不了你,只有你自己下定決心,你不管怎麼的,就是我把命我都豁出去了,我必須得突破這個重圍,有這個毅力才行。

  有的同修遇到事不是找阿彌陀佛,也不找觀世音菩薩,找這個、找那個,還上當、還受騙,反正有點錢就都給人送去了。前些時候我的親屬,有一個親屬,有病,身體不太好,完了他的孩子也不知聽誰說的,就找了一個人給看的(這是他事後跟我說的),看了以後,一次拿五千塊錢。這叫什麼?這叫給破。這個名詞可能大家都比較熟悉,就是為了給這個病人治這個病,花五千塊錢去破。至於怎麼個破的,後來可能看我這臉色大概不太好看不敢往下說了,我就知道這個事是找有關人給破的。你要是這樣,當時我就想,我說我要是知道這個,我說我會破,你把那五千塊錢給我。你說這不是犯糊塗嗎?一個學佛的人怎麼能走這條道?我當時我生氣了,我說你簡直是一種恥辱,你信佛嗎?你真信嗎?我說一邊待著去,真是的,叫我一頓給訓斥。就是這樣的,在我們日常生活當中可能是屢見不鮮。

  第二個,犯錯不要緊,千萬懺悔之後不要貳過,你貳過就等於你錯上加錯,你明知故犯,那可能你的罪業比原來還重。有沒有辦法來救治?有,從現在開始老老實實念佛求生淨土,親近阿彌陀佛,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給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不捨一人,學瑩珂法師。有這個意念肯定就是我們走也回我們自己的家,我們不去別的地。必須得有這個毅力、有這個信念。如果說能夠關起門來,斷絕一切外緣,可能我這麼說,有點不近人情。因為我的兩個護法,你們為什麼和她們聯繫不上?是我下的死命令,手機關機,座機拔線,不要和我轉達任何信息消息,妳們聽了願意解決妳們解決去,不要跟我說,也不要上我家來。所以你們如果有意見,說你看劉老師聯繫不上,兩個護法也聯繫不上,那是我的事,是我給她們下的命令。因為不下這個死命令不行,她倆功夫不夠,念佛不得力,所以必須得下死令。這是愛護她們,如果不是這樣,那我就把她倆坑了。關起門來老老實實念阿彌陀佛念三個月,這三個月你可以把經教放下,你也不用聽經、也不用讀經,你就一天二十四小時,除睏了睡覺、餓了吃飯,其他時間你全念這句阿彌陀佛,你念三個月試試,如果沒有效果你找我算帳,我負責任。問題是你怎麼念,你別念個五分鐘你就蹓躂,思想溜號了,想別的去了,那我可不保你。你真是綿綿密密的念三個月,肯定有效。然後我就告訴你,我說別念了,念三個月行了,你自己都不會放手。就能達到這個效果,就看你做不做。

  我們念佛貴在老實,最可貴的地方就是老實。不是念佛念佛,你念佛,我念佛。為什麼在念佛前面一定要加老實?為什麼念佛和念佛得的結果不一樣?就是我老實你不老實,你老實他不老實,就是這麼回事,你要老老實實念這句佛號肯定起效果。我的效果在這,我就念阿彌陀佛,讀《無量壽經》,我從死亡線上回來了,否則的話,我十四年前我就走了。我怎麼活的?念阿彌陀佛念回來的,這個你應該相信,因為我不能吃藥、不能打針,我沒辦法治療,就是阿彌陀佛給我治好了,就這四個字好使。為什麼我著急?我老跟你們說這四個字好使,你們信吧,真好使。因為我經歷了,如果不是我親身經歷,我說我沒有底氣。我坐在這,每次來,同修們都說,劉老師,妳模樣又變了,又年輕了,又漂亮了。今天有同修說:劉老師,妳那耳垂比原來還大。你看他們看得都很仔細。是不是這樣?我說我自己不太注意這件事,但是我感覺從精神頭來說,從身體狀況來說,我自己是有感受的。如果不是這樣,我還能從大陸跑到香港來嗎?能坐這給大家講嗎?昨天我把嗓子說啞了,第二節課嗓子有點啞,是我第一節課激動的結果,心不平、氣不和,把嗓子說啞了,今天咱們心平氣和的說,它就不啞了。怎麼會清淨?就是念阿彌陀佛。另外要解決一個重要問題,千萬不懷疑,不要懷疑《無量壽經》,不要懷疑阿彌陀佛這句佛號,不要懷疑老師,也不要懷疑自己,這四條你懷疑其中一條都成就不了,你的心都不會清淨。這是第二個方面,聽經念佛保持清淨心。

  第三就是放下,這個大家都太熟悉了,這可真是老生常談,可是就是這樣的老生常談,不還有好多人沒聽明白,有的人聽明白了就是放不下。我告訴大家,我說你就是一根草你放不下,你都去不了極樂世界,這是廣欽老和尚說的。你清淨一分你就放下一分,你清淨十分你就放下十分。現在因為咱們放不下,所以就不清淨;因為不清淨,所以就放不下,它倆你說是不是這個關係?第一個層面,你放下了它就清淨,清淨了他就放下,這是正面說。負面說,你放不下它不清淨,它不清淨他就放不下,這是負面的。所以這個放下實在是太重要了。為什麼?因為你放不下,我們這個心本來應該是清淨的,應該是輕裝上陣的,這時候負荷太重了,他背的東西太多就影響他前行。我回極樂世界,你背著大包袱、小包袱,你的負擔是不是太重了?所以這個就影響了。

  什麼最難放?真是親情,我真不騙大家,我不知道,我們每個人的環境不一樣,特點不一樣,可能放不下的不一樣。就對我個人來說,我是親情沒有完全放下,不是說我沒放下,我應該說我沒有完全放下,能放下一大半,現在還有一少半放不下。因為畢竟你什麼最不好放,我告訴你,母子情不好放,母女情不好放,對我來說,一個姑娘,一個兒子;夫妻不好放,因為啥?我老伴他不正常,他非正常人,他身體狀況不好,我真有點放不下他。我就想,我走了阿彌陀佛會管他的。但是一想,不是給阿彌陀佛添亂嗎?也給兒女添亂。所以我發自內心的說,我想我先送我老伴,把他送完我就沒牽掛了。因為我跟我老伴探討過這個話題,我說:老伴,你說將來往生你上哪去?他說:我上極樂世界。我說:那好,我也上極樂世界,咱倆方向目標一致。我說:怎麼個去法,是你先去,還是我先去,還是咱倆一起去?我為什麼說咱倆一起去?因為我在教育處工作的時候,我的一個處長和他的老伴,真是夫妻,同時走的,兩人相差二十二個小時,夫妻倆一起走了。那時候我就想,這夫妻倆還能一起走,那時候覺得挺好,你看孩子們發送一回,老爹也發送出去了,老媽也發送出去了。所以我跟我老伴說,咱倆怎麼個走法?我老伴說:我先走。我說:你為什麼要先走?我先走有妳送,妳能把別人送極樂世界去,妳還能不把我送極樂世界去嗎?我等著你把我送極樂世界去。我說:那可不是這麼回事,得你自己信願行三資糧具足,我不送你你也能去;你不具足,我送你也送不去,我說我沒那本事。完了隔兩天,他說我想明白了,還是妳先走。這回他又不先走了,讓我先走。我說:為什麼讓我先走?不是說到了極樂世界佛力加持,你就啥都知道,你親人在哪道你都能去救去了,我下地獄你都能把我撈上來,所以妳先去極樂世界佔個地方,妳先去長本事去,等我上地獄了,妳一看,他說妳那個神通大了,一看,我老伴子在地獄,我得去把他撈出來,妳就去把我撈出來,所以還是妳先去。這就是家裡夫妻之間,我老伴子我倆就像嘮嗑,聊天、開玩笑,就這麼說的。

  所以這個大家一定要拿到日常上。我告訴你一個方法,是什麼?就是你衡量你自己,你哪條最難放下,你必須先放那一條,你別把它排到後面,排到後面來不及了,是不是?你先把輕的、寥的你都放了,到最後臨終之前,最最重要那個放不下的,你真放不下了。所以咱們趁早先把那個最難放的把它放下。譬如說你財產放不下,你有錢,你先把錢給它安排好了,這個問題你不就解決了嗎?如果說你名利,我說這個東西你放也得放,不放也得放。譬如說,我們機關是六十歲退休,有的人在崗的時候爭,誰當官,誰升哪個級。反正我對升官、級別也沒啥研究,哪個比哪個大。反正機關就三件事重要,一是提職,第二是提薪,它倆是緊密聯繫的,第三個分房子,就這三件事,緊密相連,所以大家都得奔著這個職務。奔著職務,畢竟是數額有限,職數有限,怎麼辦?就得搞點小動作,擱底下捅咕捅咕,是不是?耍點小陰謀鬼計,玩點鬼花招,反正是我上去你別上去,就是這麼的。就是這個你想又能怎麼的,我真不知道這些人下這些個功夫,花費那個腦力,值不值得,能不能畫等號?譬如說,官也升了,有的人就是臨退休之前特別重視這個事,就是我夠也好、不夠也好,反正領導照顧,你也得給我提個半格一格的,就是這樣。提了,有的真提了,提了半格,職也提了,工資也漲了,房子面積也增加了,剛退休人死了。完了我就開玩笑,反正我說話也不客氣,我說要是這樣算帳,我數學學得不好,我說你看他六十歲剛退休,這些都有、都到手了,完了人死了,死了以後就沒了,最起碼工資沒了,官沒了,就是你房子面積給你長了,可能你最後就落個多幾米的房子,就這個。我說我要這麼算帳,我活七十歲,我這十年我掙多少工資,我掙這個工資遠遠超過你提官,是不是?你提官不到半年,你這半年半格的職務能有多少錢。我說這也不是說笑話,就跟大家擺事實,你說為什麼人對這個名利就這麼想不通,你什麼能帶走?最後走的時候兩手空空。當你給別人送葬的時候,你去殯儀館去告別的時候,你為什麼不想想,可能明天躺在那的就是你,你看看他帶啥了,你想想第二天你躺在那的時候你能拿去啥。這麼一想就明白了,什麼我都不要,我還嫌囉嗦,我背不動。這是第三個方面,放下。

  第四個方面,怎麼樣保持清淨心?恆順眾生。我過去為什麼有時候心不清淨?就是強,總覺得這個事總想按我的想法做,我喜歡這樣,就用這個詞,我喜歡這樣,我不喜歡那樣。譬如穿衣服,我就喜歡穿舊的,我撿誰的舊衣服都行,也不管是男的、女的。我現在不穿補丁衣服就已經很進步了,過去我穿的衣服都是打補丁的。譬如我吃飯,我就簡單,只要我老伴子有菜吃,我饅頭沾醬就是我的飯,拿點鹹菜也是我的飯,沾點腐乳湯那就是我的一頓飯。有時候就是大雲和小刁跟我聯繫,說要上我那去看看,我就開始準備,最起碼我中午這頓飯,我最起碼做一個菜。反正我做兩個菜的時候不太多,做一個菜,我得擱這擺著,讓她倆看著,就像檢查工作似的,我劉姨今天有菜吃了。如果我就是我老伴子那有菜,她們倆來一看,我這饅頭沾醬,那我又得遭喝呼了。所以我裝模作樣我得整個菜擱那擺著,完了我還說妳們倆還沒吃擱這吃吧。反正我做的菜好不好吃那是另一回事。

  所以現在我就這種想法,恆順,我說我自己做得不好,我給它分兩個層次來做,第一個層次,我先隨順,先不恆,恆我還做不到,我先隨,隨著你,你說咋辦就咋辦,大不見小不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行,你們願意怎麼整怎麼整,我就這樣。現在也沒有完全達到恆順,譬如說這次我來,大雲、小刁又開始給我張羅,去香港穿什麼衣服,這樣給她們倆忙呼的,這商店讓她們跑的。你們注沒注意大雲滿嘴起泡?這就是出去給我跑衣服跑出火來、跑出泡來,看哪個也不合適,這個劉姨穿不得、那個穿不得,完了買回來我一穿,一看還真不合適,所以可能五、六天就跑這衣服去了。我說用不著,有件衣服就行,我說我去香港和大家是要交流心得,大家是聽我跟他們說什麼,不是看劉老師穿什麼衣服。我穿哪個衣服都漂亮,因為劉老師長得漂亮,是不是?穿啥衣服都漂亮,不用在衣服上下功夫,真是這樣。

  但是現在我就逐漸向恆順那個進步,我就想以後不管她倆怎麼安排我,妳安排我吃豆包我吃豆包,安排我吃米飯我吃米飯,安排我穿,妳給我買個大花衣服,我也穿上給妳比劃比劃,讓妳們高興,讓妳們開心,是不是?我也別管它合不合適、好不好看,男的、女的,如何如何,我就給妳穿。下次我來香港妳們就給我買個大被面給我做個大長袍,我也穿來給大家看看,恆順。有時候師父講說痛苦的恆順,我沒有達到那程度,她倆沒讓我痛苦,有時候我說這個就別給我穿了,她說那就別穿了,彼此隨順。以後我就想,她倆咋領導我,我就怎麼過,讓我幹啥我就幹啥。就是如果說你非得要堅持你個人的意見,你讓對方心裡不痛快,另外對方要不接受你這個意見,你自己心裡也不痛快,是不是這樣?所以莫不如咱們就恆順,你說咋的就是咋的,對方保證他高興,他高興我也不煩惱,我也不生氣,就完了,這多好。

  再一個就是我想說,「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這是一句名言,可能我們北方的同修更熟悉這句話。就是有些人,我們就說有些人,他喜歡不露面,不出頭、不露面,默默的做事情,我覺得這樣的人可能成功的可能性更多一些。有的人喜歡張羅,我們北方人叫做咋呼,說你看那個人可能咋呼了,就這個可能人緣相對來講就差一點,差一點你法緣也就隨著就差一點,可能你成就的可能性就稍微差一點。所以我想我們是不是還是穩當一些,穩妥一些,低調一些。如果現在要是師父批准我,劉居士,從現在開始妳隱居、妳低調,我保證我一面我都不露,我真是願意過那種隱居的生活。現在有多少大修行人真是在隱居,我們知道修行成功的,像海賢老和尚這樣的大修行者,不計其數,只是人家不說、不聲張,我們不知道而已,不是沒有,我們應該向這些真正的修行人學習,不要去揚自己的名。

  有的同修跟我說,太羨慕妳了,妳說妳不吱聲、不吱氣,這個也不爭,那個也不求,怎麼整的整這麼大個名氣,世界名人。我說你問我,我只好回答,師父給我講出名的。你說這沒有別的答案吧?真是,師父要不講我,你們誰認識我?我說這個不是我自己所要得到的,我跟師父說了幾次,我說師父,求您老人家別再講我了,我已經夠出名了。師父就說好好好,給大家做個好樣子。我怎麼能限制師父?我只能把我的心裡的真正想法跟師父說。我在這裡可以鄭重的告訴大家,不要當名人,當名人不好當,當名人身不由己,有時候甚至很累得慌,就覺得。你看我要不出名,我自己想幹啥就幹點啥,現在可以說沒有這個自由,你想幹的事不一定你有機會幹。譬如說我出門,我要出門蹓躂蹓躂,以前那很隨便,我想上哪個商場蹓躂蹓躂,想上江邊去看看,我們松花江夏天是挺美的,我現在這個都不可以。我出我們小區的院,有時候都不出院,都被圍,這個認出來了,那個認出來了,所以現在我真是閉門謝客。

  我們小區院裡的人現在認識我的沒有幾個,認出來的幾個我都告訴他們,我說求你們了,千萬替我保密,如果你們把我在這個院裡住的消息透露出去,我就又得搬家。我說我一搬家,一是我麻煩,我哪個地方有個窩就行了,不是我要搬家,但是如果被認出來了,知道我在哪個樓哪個門洞住,呼呼的都來圍我,我說我的護法居士肯定就得給我掂對搬家,給她們也造成麻煩。你想搬一次家那麼容易嗎?找個房子那麼容易嗎?不像小孩過家家,我劃拉劃拉這家就過完了,我在那一擺我那又有家,不是那麼簡單的事。這些同修們真很理解我,到現在為止院裡認識我的不超過五個,我現在還挺安全。這是我第一個講的大問題,清淨心修清淨道,清淨道得清淨果。最後咱們就落在這果上,清淨果是什麼?成佛,圓證菩提,回歸自性,這就是修清淨道最後得的果。這是我講的第一個大問題。

  第二個大問題是,「洞達諸法真實相,凡塵消盡見慈尊」,就是說你怎麼能見到阿彌陀佛?你得把凡塵消盡,超凡,得離開這個凡塵,你才能夠去見慈尊。前面的諸法真實相,我們已經多次提到,就是那十二個字,「一切法無所有,畢竟空,不可得」,這十二個字是佛親證的宇宙人生的真相,我們把它叫做真諦。還有佛根據眾生不同根性所說的八萬四千法門,我們把它叫做俗諦。佛又悲憫末法眾生剛強難化,所以給末法眾生又不問自說,留下了淨土念佛法門,淨土念佛法門是八萬四千法門之外的,它叫門餘大道,這是阿彌陀佛給末法九千年的苦難眾生留下來的。唯獨依靠這一部《無量壽經》,依靠這一句阿彌陀佛佛號,末法眾生才有得度的可能,換句話說,末法眾生有依有靠了。我們學淨土法門的同修們,你們是最幸福的人、最有智慧的人,你們是最有福報的人,真是,這個不是給你們戴帽,能夠聞到這個法門,而且你能相信,你能去修持,你太有大福報了,就是說你今生成佛的機緣成熟了。不是多少生多少世,甚至多少劫,你供養諸佛菩薩,你今生遇不到這個法門,遇不到這個《無量壽經》會集本,你也不認識這句阿彌陀佛佛號,你就是接觸到了,你不會相信的,難,難信之法。

  師父今天上午講課的時候不是說嗎?他老人家是入佛門三十年以後才認識淨土念佛法門的。他當初一入佛門李老師就向他介紹,讓他修淨土法門,師父就是不理睬、不理會,我心裡不願意,但是我不說,我也不按這個修,是三十年以後師父才認識了淨土法門。所以師父今天說,非常感恩李炳南老師,如果沒有老師苦口婆心的教誨,可能認識的時間還會更晚。所以師父都用了三十年才認識淨土念佛法門,我們現在還有點懷疑,通過師父給我們做的樣子,我們就不要再懷疑了。老人家入佛門六十年,最後選擇《無量壽經》會集本、選擇了這一句佛號,我們還不相信嗎?你還要去積慮拐彎的去自己探尋新道去嗎?還要什麼快速念佛法、慢速念佛法,還有其他什麼什麼法,你自己再去探索去,你時間夠嗎?因為你不是無量壽,你要是無量壽你再抻悠著,我試驗著去搞、去學、去選,沒有時間,你想想你還剩多少時間。

  釋迦牟尼佛一生在講什麼?用四個字概括,覺諸世間,這就是釋迦牟尼佛一生四十九年所說的法。我上一次概括,大家都說很簡潔、很精闢,我說要用一個字來說,就講這個心,萬法不離這個心,一切法由心想生。所以佛法就是一個字,就是心,兩個字就是放下,三個字就是無所得(這就是諸法實相,無所得),第四個,回歸自性。佛菩薩來到這個娑婆世界,就是要告訴眾生這個念佛法門、這部《無量壽經》,讓眾生能夠回歸自性。十方諸佛菩薩都包括在內,他們來到這個娑婆世界、來表法,就是這一個目的,目的是同一個。因為這個,所以《金剛經》上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說得非常清楚。這話我們人人都會背,但是真實落到實際應該怎麼辦?佛菩薩就是讓我們時時提起觀照,觀照什麼?把一切人、一切事、一切物看淡,咱們不說放下,你先把它看淡。如果你不把它看淡,你把它看得很重,你後面的放下你根本談不到。你得先把它看淡了,你認識清楚了,你知道這個人事物是怎麼回事,你才逐漸能把它放下。而且這個放下絕對不是像拿刀,你說一刀齊,我一刀下去,就統統都放下了,誰也做不到。如果你能做到那一點,你肯定是登地菩薩,你不是凡夫。我們自己是凡夫,咱們先看淡,然後再放下。就像永嘉大師說的,「夢裡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

  我就想了,你說大雲和